盘龙江复航了,乘船五公里看“水城昆明700年”

在母亲河上
与十个昆明相遇
当“云津1号”剪开盘龙江水面。
当它的船头以90度垂直角切入圆通大桥、油管桥、南太桥。
历史的昆明,地理的昆明,时序的昆明,拨开重重风雨,带着无限悲喜,纷至沓来。
盘龙江,昆明的母亲河,复航了。
在母亲河上,你会遇到十个昆明。

上月26号,盘龙江观光船云津1号启航。
这是盘龙江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后的再次复航。盘龙江航运历史悠久,一直都是昆明的重要交通运输通道。
盘龙江,被誉为昆明的珍珠项链。
盘龙江的得名,源自元人孙大亨:去城东百余步,有江横绝曰盘龙。
明清一代,来自滇西的船舸从滇池沿盘龙江而上,将各地的货物源源不断输送进昆明城。
云津1号,这云津二字,当取自明清“昆明八景”的“云津夜市”。现在的得胜桥,古称“大德桥”“云津桥”。
试航期间只有一艘电力船,目前每班次售乘客票16人。每天现有5个班次,最早的一班是早上9点半,最晚的一班是下午3点40分。
舟行碧波上,红嘴鸥或停或飞,看两岸风光如画。船顶全是透明的,还可以随意拉开,让蓝天和阳光毫无遮挡地落满一身。

观光试验段航程,乘客从桃湖码头登船,逆流而上,到滇越米轨铁路附近调头,顺流而下至南太桥附近折返,回到桃源码头。全程约5公里,最大航速12公里/小时,航时约50分钟。
这只是盘龙江复航的开端。在整个计划中,除观光船外,还有城市慢行交通体系——水上巴士,乘客从油管桥停靠点出发,下行经停圆通桥、南太桥、得胜桥、双龙桥等停靠点,终点到永平桥,单边航程约5公里,共设6个公交站点。
盘龙江复航可以部分缓解青年路的交通压力,同时丰富昆明的城市景观和旅游内涵。

泛舟河上,听流水汤汤,看鸥影翩翩,沐浴高原暖阳,这大概才是昆明的生活态度。
显然,在盘龙江水逐渐变清之后,这个城市正在试图从江中打捞起更多的生活与回忆。“高原水城慢生活”,正在盘龙江上浮现。
历史绵延,从最初害怕水患的避江而居,到后来谋求更好生活的缘江发展,昆明人对盘龙江的情感与岁月一起深厚。这条穿城而过的江,曲折盘旋,每一个弯,每一朵浪花,都是此处人民的生生不息。

在盘龙江边,你会遇到什么?
时光到了盘龙江边,是全昆明城最慢的。
连远途而来、流连此处的红嘴鸥,也显出别样的慵懒,更不要说本地的白鹭,一身雪白的优雅,伶仃立于江水中粗大的排污管上,冷眼看着水中游弋的红嘴鸥。
圆通大桥旁的敷润桥,人们慢慢踱过它赭红色的桥柱;中年木讷的儿子正耐心地牵着佝偻着腰身的父亲,走过桃源码头边的红色八角桥,到对岸的桃源码头广场享受午后的阳光。
八角桥的这边,大树之下,扮上粉墨的孃孃们在唱着十几年如一日的那场戏。
八角桥边唱滇剧的票友
盘龙江两岸,阳光与绿荫参差错落。白发瘦削的老婆婆坦然享受着修脚女的服务,老大爷茫然地听着收音机,里面正唱着软软的《夜来香》。
这里有咚咚美发室、带皮小黄牛米线,破酥包子店跟中医按摩馆紧邻。时间真的是停滞了,房子与人都像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样子。
年轻人在谈恋爱,带着一丝羞涩;同样年轻的父亲正在跟背上早已睡着的儿子讲眼前垂丝海棠的美好;而他的妻子,正坐在树荫下打盹儿。
过了鼓楼路,人少了,红嘴鸥也少了,江水更为清澈,江就更像江了。
在这里谈恋爱的人,他们的爱情也象江水一样更为澄澈了。
然而过了油管桥,人又多起来。在滇越铁路石咀线,由于列车停运,人们坦然坐在米轨上聊天,老人畅想着青年,中年人默念着儿时。
旁边只有了了十几人的跳蚤市场上,一位妇女正在耐心地告诉她的主顾,这只皮箱为什么是好的。
盘龙江的西岸和东岸是不同的,与西岸相比,东岸的时光更为缓慢和老迈,西岸则在寻思着要不要加快些脚步,将东岸甩得更远些。
盘龙江的上游与下游也是不同的,上游更其孤寂,像一个人失意时的落寞;下游更为热闹,像揣着糖果的孩子的脸蛋,像农贸市场进了一批新鲜蔬菜。
海棠花开,红嘴鸥飞过盘龙江面
云津1号鸣了一声笛,落在江面上的红嘴鸥一齐飞起,无数个白色的人字形朝你而来。
这短短5公里航程只是108公里盘龙江的一小段,却将昆明700余年的历史记忆坦露在你的面前。

| 圆通大桥|
这是昆明第一座独塔单索面斜拉大桥,建于1991年,气势恢宏,横跨盘龙江上。它不但沟通了盘龙江两岸东西交通,自身也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到了晚上,夜灯绽放,更显美轮美奂。
大桥旁边不远,就是香火旺盛、昆明最早的寺院圆通寺,建于唐代,距今有1200多年历史。
昆明现在仅存的一段明代城墙,就在圆通山动物园东南角。
| 油管桥|
今日的环北桥,就是原来的油管桥所在。油管桥,是著名的滇湎公路的一部分。
滇湎公路于1937年11月开建,第二年8月全线通车,到抗战胜利,共有5万吨物资从这条抗战烽火中的国际通道从湎甸进入中国。
油管桥见证了国家和民族那次艰苦卓绝的抗战。当时,为了在较短时间内连接盘龙江两岸的滇湎公路,工程人员采用了中印输油管的无缝钢管迅速架成此桥。昆明民众遂叫它“油管桥”。
现在,距油管桥不远,就是小菜园立交桥,桥上车如流水,最后流入油管桥。新与旧,就这样无声地衔接在一起,悄无声息地流入昆明人的生活深处。
船从油管桥(环北桥)下穿过,头顶仿佛仍可听到行进于滇湎公路上的汽车的隆隆声。
| 滇越铁路桥|
船过油管桥,前面不远,就是滇越铁路桥。云津1号在这里调头,顺流而下,开往南太桥方向。
1910年4月1日全线通车的滇越铁路,全长859公里,起于昆明北站,终于越南海防,是中国第二条国际铁路,《英国日报》称其为与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相媲美的世界三大工程奇迹。
封闭在崇山峻岭中的云南,通过滇越铁路与世界接轨,首辟了20世纪初云南对外开放的道路。
| 赛典赤|
游船下行,再次经过阳光温暖的桃源码头。
桃源码头广场甚是热闹,春节临近,广场年货街已经搭建起来,行人熙往。
一群老头儿正在打牌。他们的身边,是默然伫立的赛典赤?赡思丁铜像。这位元代官员一半沐在阳光里,一半被花荫所拥。
那时昆明还叫中庆,他是云南行省的首任平章知事。在云南的6年,他“兴滇之心,事滇之子”,兴利除弊,大胆革新,盘龙江诸水系的水利工程就是他亲自主持建设的,终使雨季肆虐的盘龙江大为改观。
他死在任上,后来百姓为他立了“忠爱坊”。
| 税务告示碑|
云津1号下行至南太桥,即折返回桃源码头。但是从南太桥到得胜桥,清末乃至民国的昆明,也正在盘龙江边默默告白着。
不仔细找,税务告示碑就会被你错过。它立于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碑文为猪肉合行公会公布对屠宰户办理宰退税课的规定。
告示碑旁边,总是坐着一群打牌的人。一路之隔,则是盘龙区税务局。
| 商埠界址碑|
这是1905年的昆明。界址碑文标明:商埠界址,南北界自溥润桥起至双龙桥止,计长陆佰二十丈,约三里许。”当时昆明商埠有四至界石,此碑当为北界石碑。
商埠即对外通商口岸,分为帝国主义列强的“约开商埠”和清政府的“自辟商埠”。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光绪皇帝根据云贵总督丁振铎的奏折,批准将昆明作为自辟商埠开放。
昆明自开商埠是云南近代史上的重大事件,它阻止了英法“约开”昆明商埠的企图。
| 护国桥|
不能忽略的,当然还有护国桥。这里叠印着1915年的昆明。
护国桥因云南首义讨伐袁世凯复辟的护国运动而得名。它建于1919年,长23米、宽17.5米,桥面东西两侧各嵌石雕龙头,是一座中西合壁古朴典雅的双拱石桥。
护国桥被掩埋地下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1999年因昆明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重修道路,埋于地下50多年的护国桥乃重见天日。
一位少年在护国桥玩酷
| 铜犴 |
民谚有云:金牛吼三吼,水淹大东门。
窄窄的金牛街绿树围护,走到底,就看到了那只金牛,也有人叫它铜牛,——井木犴。
井木犴是一只独角牛,司理水事,能安澜。盘龙江多水患,它于清嘉庆年间初铸,咸丰七年(1857年)毁,重铸于同治三年(1864年)。
铜犴原来在江边的井宿祠内,它的肚子是空的,背上有个碗口大的孔,身子下面是一口井,与盘龙江相连。每当江水暴涨,空气流动,它背上的孔就会像哨子般发出鸣叫。
井宿祠现在无存,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人们叫它金牛寺,还是金牛小学所在地,孩子们下了课就会爬到铜犴身上玩耍。
| 得胜桥|
得胜桥现在看来平淡无奇,明清一代这里却是极为繁华,是“昆明八景”中“云津夜市”所在地。
元代,王升即有诗咏曰:千艘蚊聚于云津,万舶峰屯于城根;致川陆之百物,富昆明之众尾”,可谓商贾云集,市井繁荣。
明代,朱元璋派汪湛海到昆明建城。汪淇海根据城北长虫山山势,于其下建成灵龟之城以承接。盘龙江就是在明朝那次建城中进入城市规划的。来自滇西的船舸经过滇池进入盘龙江,万千货物输送到昆明城中。
“云津桥上望,灯火万千家”,正是当年这里的写照。
| CBD|
云津1号目前虽然还不能下驶至东风广场河段,但东风广场这一块,是昆明历史渊薮很深的地方。
南诏王阁罗凤在这一带建城,昆明1300年城市历史由此开启。元代、清代,这里都是商业蔚集之地。这里有建成于1945年的三层法式洋房、抗日将领朱子英府邸;有前越南驻昆明领事馆尚义街小白楼,还有陈香梅故居。
现在,这里又要建设成为昆明的CBD。历史最深厚的地方成为城市最新锐的制高点。
昆明城目前的最高点,恒隆广场已经建成开业;“春之眼”工地机器声隆隆,今年,它将成为昆明城新的高度。
人民路环形过街天桥
城市里最迷人的地方,往往在新旧交错杂陈之处。老房旧居,连同老物什,在从容走向时光深处;新的东西正在努力向上,带着勃勃的生机与锐气。
它们都在盘龙江上。这里有最慢的时光,也孕育最快的未来。
这是昆明最新的面孔。

试运行,现在的盘龙江上只有云津1号一条船,仅供观光。
未来的盘龙江航运将投入更多船只,据估算,两到三年后会达到30艘,那时,观光段年客运量可以达到50万人次,公交客流可达到80万人次。
以后,还要开通更多航段,还会开通草海夜航。
忽然想起,得胜桥原来叫作云津桥,明清“昆明八景”的“云津夜市”,指的就是盘龙江航运鼎盛时代这一带的繁华景象。
再现云津夜市,应该不算现代生活的奢侈想象吧。
之后,航船还会一直从盘龙江开到滇池里去吧。那时,真的就还原出一个“水城昆明”。
航行于母亲河上一直是这个城市的夙愿。它也表明上世纪80年代以来遭受严重污染的盘龙江,经过治理,正在一天一天变清。
现在的盘龙江水,由过去的劣4类、4类水,稳定在3类,属于比较优越的水质。
那些年,当我们从母亲河身边掩鼻而过的时候,它所经过的历史、蕴含的价值就都一起沉没在江底。
水清则城兴。现在,当江水回清,母亲河便把她记忆中的每一个时刻,美好的、伤感的、剧烈的、婉约的,都丝毫无差地还给了我们。

一江水,流着昆明城遥远的过去,也照见正在奔跑过来的明天。
江,真的成为了一条江。
◎盘龙江水上观光
上下船地点| 桃源码头
行程|从桃源码头先上行至油管桥附近,再调头顺流而下至南太桥折返桃源码头,全程3公里50分钟左右
班次|9:30-10:30,10:50-11:50,13:00-14:00,14:20-15:20,15:40-16:40(暂定)
票价| 50元/人

鲜果茶鼻祖gaga来昆明了!惊艳你的除了350㎡花园还有全时段Brunch
新年昆明城第一杯“滇潮”单品来了,“霸王褚橙”果茶能有多好喝?
新年出城30公里,在100米高空,你能看到另一种昆明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