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个看了36年春节联欢晚会的中年男人

接下来你将看到第734篇漫游记
改革春风吹满地 中国人民真争气
这个世界太疯狂 耗子都给猫当伴娘
齐德龙 齐东强 齐德龙东强
?
再过几个小时,猪年就要接过狗年的接力棒,开始陪伴我们走上新的征程了。
1983年,那也是一个猪年,有一台节目从天而降。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这台叫做“春节联欢晚会”的晚会,会在之后的日子里,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本命年。
这台晚会,陪着我们,在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里,从黑白电视机里,走到彩色电视机里,走到液晶电视机里,走到智能手机里;

到今天,正好是第36个春节联欢晚会。
春晚和看着春晚长大的我一起,人到中年。
?
过去的记忆呢,总是模糊而清楚的。
就像我明明记得,马季穿着灰蓝色灰蓝色布褂,头戴灰蓝色帽子,提着黑色公文包,点头哈腰地点燃一根香烟的模样。
却不得不靠资料才能确定,那是在1984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
1984年,还简单到透明的我一度以为,宇宙牌香烟和那些堪称奇葩的促销手段,是真实存在的。在寒假之后开学的一个星期里,热烈地和同学们讨论哪能买到那108张随烟附赠的卡片。
就像现在每天努力地用支付宝扫“福”字。
我记得他的原因是,去世的姥爷也有一样颜色的帽子,一样款式的公文包,一样温暖的笑容。
?
队长,别开枪,是我。
陈小二,从春晚舞台上的《主角与配角》,走到电影院大银幕上的《二子开店》。
在那段略带苦大仇深的时代里,陈佩斯的光头和他爸爸陈强先生的大鼻子一起,成为缓解心情的灵药。相比之下,和陈佩斯搭档的朱时茂,因为总是歪个脖子一脸正气的装逼,被深深地讨厌。
我不想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有一天,在最高级的节目里,看不到了那个操蛋的光头。
之后再看见的时候,却已经是个胡子花白的老头,还是有点坏的笑,只是不再狡诈,不再锋利。有点难过。
现在,我依然偶尔在睡觉前听一段陈氏父子的老电影,《瞧这一家子》的录音剪辑,在这部充满了80年代昂扬斗志的都市爱情生活大电影里,刘晓庆和方舒,是女配角之二。
?
我妈,很不喜欢操着东北口音的赵本山,却很喜欢同样说着东北话的赵丽蓉。
她走红在还没有网络的时代,所有和她有关的新闻和消息,都已经忘记了是从哪获得的,可差不都大家都知道了,她曾经是著名的评剧演员,好几年的春晚上,她都是带病参加排练参加演出。
她和她在春晚小品里演过的那些角色一样,都是神奇的大妈,年轻的时候评剧唱的好,年纪大了电影演的更好,大概没什么人还记得,她曾是东京电影节的影后,那部获奖的电影名字就叫《过年》。
如果楼下跳广场舞的大妈都是她这样的,我一定会爱上这项烦死人的运动。
?
因为一首《念诗之王》,改革春风吹满地,突然变成了最鬼畜的存在,这大概是赵本山演100个小品,念100首打油诗也无法想到的。
在赵本山一次一次消失在春晚舞台上之后,年轻的孩子们开始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想念他。
当年和他搭档的火辣辣的范老师,卖了车卖了拐,卖得心里拔凉拔凉的,成长为头大脖子粗的著名演员。
就像周星驰和吴孟达,纠缠着纷纷扰扰的恩怨,不说是谁成就了谁,不说他们舞台之下的情仇,只是记得那些年,他们一起努力带给我们那些前所未有的快乐,就行了吧。
?
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已经没什么人再像以前一样,手里握着从电视报上剪下来的节目单,盼着除夕夜8点的到来,盼着姹紫嫣红绽放在电视屏幕上,盼着节目单上自己用彩笔着重圈出来的节目的到来。
可是我们还是会再8点到来的时候打开电视机,对吧?一边看,一边在微博上,朋友圈里,微信群里骂,这演都是啥。
从前是看着围着饭桌守夜阖家欢乐,后来是围着电视机守夜阖家欢乐,现在是围着朋友圈守夜与民同乐。
也算是一种快乐。
不知道是我们老了,还是春晚老了,谁也不想让步去讨好谁,谁都有点看不惯对方。
好在,没有了赵本山,来了葛优,没有了冯巩,来了岳云鹏,潘长江和蔡明还老当益壮,霸占了电视和电影院的人除了成龙,又多了沈腾。
凑合着看呗。

最后,祝今天的春晚观看活动圆满成功!
祝每一个人春节,阖家欢乐,万事如意!

-END-
(以上图片均来自微博 @贾叽叽叽叽叽叽叽)
你的春节联欢晚会记忆?
欢迎留言和我们分享
再见
农业路BRT|纬三路市场|电缆厂高塔|河南宾馆|百盛商场|陇海马路|繁华经六路|建文的天桥|新通桥烧烤|二砂创意园|北环城中村|萧条郑纺机|商业大厦|二七路的树|国棉二厂家属院|郑州图书馆|四年前的郑州|
不能再见
六厂前街|铁路沿线|夜市书店|德化街|棉纺厂大门|
吒叔 × 瓦力城市漫游记 出品
合作、转载、投稿联系微信:lomozz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