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时代的失落

我们这个时代的失落黎荔
也许,每一代人都曾因为某种因缘而感到失落,过去如此,未来亦然。历史呼啸前进,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深刻断裂与面临困境,于是,每一个历史时期都会产生,那些人生不知往哪儿去的彷徨世代,尤其在那些剧烈变动的历史时期。海明威时期的“失落的一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解甲归田、理想丧失自身价值无处可寻的“迷惘的一代”。凯鲁亚克时期的“失落的一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经历精神危机、在路上流浪的“垮掉的一代”。二十世纪至今的中国社会,也经历过不同历史内涵的“失落的一代”。外在世界的风暴和个人内在的情绪相互撞击,失落的一代人,感觉自己在历史的崩坏中,如一颗往复滚动、遍体鳞伤的石头,狂风骤起,惶然四顾,看不清现在、找不到未来,茫茫天地,一无所有。
今天的我们,当然也有我们要面对的失落,只不过当代人更像一个内卷的贝壳,稍微有一点不开心就会躲进壳里,把自己关起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连崩溃都是悄无声息的。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已经过了那个把别人的事当做一回事,把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的年代。身边能够诉说的人少之又少,诉说出来又怕麻烦无穷,于是还不如披个马甲在互联网上宣泄,融入像宇宙星尘数量那么巨大的,漫天纷纷扬扬的无数陌生人的怨念、委屈和一瞬之叹中。午夜十二点,你打开网易云看看热评,全是这种调调:——“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也许我只能爱而不得”——“风花雪月,在你面前都黯淡无光”……本来很焦躁的你,渐渐没事了,在别人的人生镜像中忘记了自己的。人在互联网的数字海啸中,如同无垠海洋的无数菌藻,在瞬生瞬死中,交换着短短的基因段记忆体。听听歌,刷刷剧,按下手指送出一条弹幕到那个永远波荡的海洋里,明知这个传输档渺小到,存在了等于泡沫破灭那一瞬间。但,居然就释然了,可以洗洗睡了,明天还要早起挤公交、当社畜。
今天的我们,纵有失落与怅惘,来得不剧烈、不极端,也许因为我们没有生在一个大时代。什么叫大时代?鲁迅先生曾经讲过:所谓大时代,就是一个不是死就是生的时代。我理解大时代是“遍地英雄下夕烟”的剧变时代,有冒险,有流浪,有激烈的热情,也有绝望的哀歌,个人和家、国、天下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无法撕裂。但是,我们今天进入了一个所谓的“小时代”。小时代意味着什么?小时代的梦想只有两个字:成功。这已经成为今天中国的主流价值。成功的标志通常是物欲化的,用某些稀缺的财富和资源来衡量。创富时代当然也充满了风云变幻、成王败寇,商品化浪潮前所未有地冲刷着这片古老的乡土。传统已经断裂,混乱的价值观无处不在,我既看到了这个快速变化的国家的巨变,也看到了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像是无根之萍,他们困惑、焦灼、滑稽、痛苦、失落,却也蕴涵着无尽的能量——他们无法从传统中获取价值和意义,却也享有了没有历史束缚所带来的全新的自由。开放的社会环境,赋予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前所未有的自由。轰轰烈烈的时代舞台上,正在无比真切地上演着一出出“光荣与梦想”,无数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的故事流传于江湖,你说这样能够创造奇迹的时代,怎能轻言“人间不值得”?走过一座座狂奔与扩张的城市,你会看到太多似乎无所适从、时而又安然自得的眼神,看到太多既不传统又不现代、杂乱生长的奇怪建筑,那其中仿佛都浓缩着这个时代的混乱与彷徨。阳光之下,万物都在疯狂生长,一如热带雨林的藤蔓,遮天蔽日,却也掩藏着怎样的失落与惶恐。也许,我应该这么理解,失落作为寻找的一部分相伴,正如死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失落的一代,也是重新寻找的一代。无需置疑,无论中国怎样变革、发展,她带来的荣耀和屈辱需要我们承担,这根本是我们制造出来的。无论这个时代是好还是坏,都是我们置身其中的时代,我们只此一次的生命所交付的时代。谁也不要将你所处的时代在历史上看得太特殊。历史起伏,过去如此,未来亦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