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脸谱科技”改头换面二次收割投资人,实控人疑狱中递指条指挥

点击上方新金融深度 关注我们
近日,脸谱科技内部工作人员向新金融深度爆出惊人内幕,入狱后的公司实控人仍然通过纸条对外界进行指导,引导投资人进行债转股。
——文|语嫣
——编辑|酉二
2017年,一款名为脸谱科技的“刷脸”APP,卖起了理财产品,因涉嫌信用卡套现非法集资等等,脸谱科技实控人郑建武被抓,然而,这一事件并没有随着郑建武入狱而结束。至今,数万投资者依然没有收回投资资金,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部分投资人反而被改头换面后的“脸谱”APP二次收割。
近日,脸谱科技内部工作人员向新金融深度爆出惊人内幕,入狱后的公司实控人仍然通过纸条对外界进行指导,引导投资人进行债转股。被收割后的投资人负债累累,有受害人为还信用卡,去网贷、高利贷等平台借钱,结果窟窿越来越大,直到债务缠身。
据了解,脸谱科技设置的理财产品可通过信用卡进行投资,而根据银保监会有关规定,商业银行个人信用卡透支应当用于消费领域,不得用于生产经营、投资等非消费领域。然而在遇到高利率理财产品时,投资人却却屡屡上当受骗,甚至不惜套用信用卡进行投资,值得警惕。
脸谱科技轮番收割投资人
2017年,脸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脸谱科技”)曾举办过一场名为“企业家超级网红大赛”的营销活动,通过不限量、无门槛地抽取iPhone7手机,大肆推广旗下主打的一款社交软件——定位于解决生意人之间社交与经营的APP“刷脸”。
根据“刷脸”官网介绍,该款APP是脸谱科技独立研发的链接信任的社交软件,通过实名社交和二度人脉关系形成基于大数据的刷脸信用,核心功能是让生意人及生意人的客户入驻,在平台上实现社交并进行电商交易。资料显示,APP2016年上线,在安卓和iOS系统下的用户总下载量约为100多万,用户1100万。
在APP的第三方服务板块,有一个名为“百变颜值”的理财分板块,共有4款产品,其中期限1天的“颜值专享”产品,需要通过结合该社交软件中的信用水平和类似虚拟货币“颜值”来投资,年化11.8%。期限为5天、15天和30天的“财神系列”产品,对应项目为一款收益权转让专项资金,期限越长年化收益越高。
据当时媒体报道,这些理财产品资金流向无明确项目,脸谱科技和理财第三方服务公司以及资金归集的公司,均存在关联关系。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这三款理财产品可用信用卡透支投资。
据当时报道的媒体曾经提醒,“刷脸”的理财既不是网络借贷也不是网络理财,充其量是打着网络理财的幌子,干着传销的事,“像旁氏骗局。”
公开资料显示,“刷脸”的百变颜值理财板块完全由一家叫百变颜值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百变颜值资管公司”)的第三方运营,公司注册资本6000万,法人是持股80%的大股东郑建武。同时,郑建武也是脸谱科技股东浙江言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杭州习昊投资合伙企业(简称“习昊投资”)的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
然而面对高利率,媒体的善意提醒并没有引起投资人的注意,他们继续疯狂投资,直到2017年6月,到期的百变颜值理财产品开始出现提现失败。7月底,理财产品完全停止兑付,11月9日法人郑建武被正式刑拘,而其他人员被保释。
近日,据多位前脸谱科技工作人员向新金融深度提供的资料来看,脸谱科技骗取投资人钱财远不止刷脸理财的形式。
以下由前脸谱科技工作人员提供、本刊整理的脸谱科技先后发布的投资形式:
产品名称
时间
详细内容
以合伙人的名义集资
2015年3月21日–2016年9月
采用会销的方式讲课、培训、公司员工登门拜访等方式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招募合伙人,虚假宣称公司估值从10亿至30亿不等,承诺3年上市,如无上市按1.5倍收回股权,向每个合伙人集资5000到3万不等。估计在全国招募合伙人数有3500人左右。
加盟费
2015年10月-2016年7月
区级,市级分公司共招募约8000家,向每个分公司集资2万、3万、10万不等,骗取加盟费约2个亿
百变颜值理财
2015年12月-2017年7月
脸谱科技有限公司在其名为“刷脸”APP中向公众出售百变颜值理财产品,目前统计全国受害者有近万人,被骗金额2亿多元。此外,还冻结商家交易货款。
鱼塘刷单
2016年12月-2017年8月
郑建武等脸谱高层于2016年12月在刷脸App中植入鱼塘商城,以返利的形式来设计鱼塘商城的交易模式,不仅不打击刷单,反而鼓励刷单,并人为操控鱼价,不按鱼塘规则运营,通吃商家货款和投机者刷单的全部钱财。
各级研究院加盟费
2017年2月-2017年9月
鼓动合伙人在全国各地成立研究院(脸谱在各地推广的代理),并按每区县10万的标准,市级研究院按区的数量计算,省级研究院1000至2000万的标准收取加盟费,共收取了区县级250余家研究院的加盟费,地级研究院 5 家,省级研究院 1 家,共计加盟费 5000万元以上。
巧立塘主身份
2017年7月-9月
在公司资金完全断裂的情况下,郑建文以公司马上有资本进入,已在做上市的准备期的谎言,骗取大家购买,每个塘主按3.3万的标准作价,共骗了约2000个塘主 金额 5000万元以上。
发布虚假信用卡代理业务
2017年9月-11月
在公司资金完全断裂的情况下,郑剑文又虚称中国人民银行拨给脸谱50万额度的信用卡7-8万张,支持各院长创业所需资金,手续费每张收取5%,需要者先登记并交押金每张一万元。因当时脸谱已大乱,已无办公室,所以只约收60张左右的押金,计约60万元,之后就不了了之。
股权回购
2017年8-10月
明知公司已经无法经营,脸谱公司又抛出股权回购10万元起的项目,声称2017年9月30日前购买的股权一年后,本金按1.5倍分三年返还,股权保留。10月1日-10月31日前购买的股
权,一年后本金按1倍分三年返还,股权保留。
令投资人不满的是,脸谱科技分别在2017年7月、9月、10月、18年2月四次发布公告,但一直拖延兑付,投资人一直在煎熬的等待。此外,从2017年9月立案,案件至今仍没有宣判,投资人的钱也迟迟没有着落,而此前为脸谱科技公司副董事的郑剑文被保释后仍继续收割投资人。
继续72变,持续收割投资人
据受害人向新金融深度反应,在脸谱科技被立案以后,脸谱科技实控人郑建武被刑拘,而郑剑文被保释。狱中的郑建武曾多次向外界传递纸条,诱导投资人债转股。
据脸谱科技内部工作人员透露,郑建武等人为了减罪,多次从狱中传递字条出来,指导其哥哥郑剑文向全国各地的受害者发起了债转股工作(即将资产损失的受害者身份变成公司的股权持有者),并承诺给各地的牵头者一定的利好,也承诺给债转股的人员一定的保障(承诺优先兑付、送各种积分与虚拟币等,购物可抵现等),并强硬要求债转股的人放弃追究脸谱公司的违法犯罪行为等霸王条款,时间从2017年11月一直持续到2018年8月。
(郑建武狱中传出的字条)
此外,内部员工还透漏,郑建武还存在篡改后台数据,私自提现的行为,一个月转走一个多亿,而当时经侦提取的数据是被郑建武篡改后的数据。
(研发部人员在郑建武修改数据前拍摄的截图)
据了解,郑建武的种种行为将会决定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还是集资诈骗。而另受害人不满意的是,警方最初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对郑建武进行刑拘,那么警方的这一行为是否有不当之处?
业内人士表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非法集资犯罪中的基础类犯罪,是指没有法律和相关部门许可,公开宣传集资需求,面向公众,承诺保本付息的集资行为。也就是说,需要具有四个特点:非法性、公开性、社会性、利诱性。必须同时达到这四个特点,才能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而集资诈骗罪,则是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之上的一个罪名,不仅仅要求符合非法性,公开行,社会性和利诱性,还需要集资人对集资款有非法占有目的和欺骗方法。集资诈骗罪侵害他人的财产权,社会危害性更大,因此对其处罚也更重。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处罚,最高刑是十年有期徒刑,对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处罚,最高刑期是十五年,而对于集资诈骗罪的处罚,最高刑是无期徒刑。而且在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之前,集资诈骗罪的最高刑甚至是死刑。
而对于不同的经济主体,警方介入侦查时,就会有不同的切入点确认是否存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基本犯罪事实,比如对于P2P而言,其是否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关键,就在于其是否设置资金池,是否自融或者自己归集资金,因为P2P本身就是针对社会公开宣传,提供的是承诺保本付息的借贷中介服务。但是如果是私募,则要重点查看其是否公开宣传,是否针对不特定投资人集资,如果是众筹,则看其股东人数是否超过法定规定人数,是否达到了非法吸存罪不特定对象的要求等等。如果是ICO,则看其是否提供了承诺保本付息或者类证券发行的产品或者服务。可以看出,不同的商业主体和模式,防范非法集资的要点各有不同。
因此,从刑事侦查的角度而言,警方在最初立案时,对案件一般没有整体的掌握,其只是初步认定案件存在犯罪事实,但是具体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还是集资诈骗罪,或者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还需要后续的侦查工作来确定,因此,在立案之初,警方会谨慎的将案件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或者更模糊的非法集资犯罪,后续再确定是否存在非法占有集资款和是否使用欺骗手段集资的问题。这就解释了为何很多非法集资的案件,警方立案时和最后检察院起诉时的罪名会发生变化。
也就是说,最终,脸谱科技最终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还是集资诈骗,仍需要警方进一步侦查后给出结果。而此时,受害人可保留证据并积极向警方提供证据。
但是据受害人反应,2018年12月,法院曾在网上宣布开庭,但是受害人到达现场后没有开庭,法院也没有给出解释。
律师向新金融深度透漏,法院受理案件后,需要在3个月内宣判,特殊情况可以延长。
据脸谱科技原始团队内部人员称,在脸谱科技被经侦立案以后,他们于2018年4月创立了杭州维客优创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
2018年9月5日,郑剑文从原始团队中接手杭州维客优创科技有限公司。企查查资料显示,郑剑文持股98%,为维客优创法人,张泽忠持股2%。
(截图来自企查查)
据受害人称,维客优创曾劝说等待兑付的脸谱投资人继续投资新项目,投3000成为VIP可以优先兑付,如果不投3000就要多等半年时间。而部分投资人投了3000成为VIP以后,维客项目也不了了之,并没有对投资人进行兑付。
维客优创曾公开表示自己与脸谱科技不存在关联,但据投资人讲述,维客优创的团队还是脸谱科技的团队,后台用户数据还是沿袭了脸谱科技的数据,只不过把脸谱APP换了个名字而已。本刊登录维客优创APP时,发现已经无法登录。
(维客优创APP登陆页面截图)
(截图来自企查查)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在企业关联图谱上,郑剑文为杭州维客优创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同时也是脸谱科技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图谱显示,郑剑文投资的杭州习昊投资合伙企业对外投资了脸谱科技有限公司。
种种迹象均表明,杭州维客优创科技有限公司与脸谱科技有限公司存在关联,而当初的投资3000元购买VIP,是对脸谱投资人的二次收割。
截止发稿前,投资人表示兑付仍然遥遥无期。
据内部人士爆料,当时用信用卡投资、以及借款投资的受害人,因为要还信用卡,去网贷平台、高利贷等处借贷,结果利息越滚越大,最终债务缠身。
受害者贷款理财,滚雪球式负债
在脸谱科技终止兑付以后,许多投资人的积蓄打了水漂。然而,对于利用信用卡理财、借钱理财的投资人来说,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我们也没有想到欠的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这个窟窿无法弥补”这是新金融深度听到受害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胡某在群里发布的图片)
2019年2月16日,曾有受害人胡某在群里称,整个2018年都在为前面投资的30万元债务而发愁,而这30万是借的高利贷,30万变50万,50万变80万,80万变150万,直到最终的500万。截止到2019年2月16日,已经欠了500万,而自己也因为欠债的事家庭不和。
据多位受害人反映,像胡某这种为了还信用卡去借网贷,高利贷的投资人还有很多,结果高额利率造成债务越滚越多。
而根据《银监会关于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发〔2012〕60号)规定,商业银行个人信用卡(不含服务“三农”的惠农信用卡)透支应当用于消费领域,不得用于生产经营、投资等非消费领域。
新金融深度采访了多位投资人,是否知道用信用卡理财违法,多位投资人均表示事前并不清楚信用卡不能理财,后来媒体报道过后才知道。
有的投资人甚至把自己患病的救命钱也投资到期限为5天、15天和30天的“财神系列”产品中。“感觉时间短,很快就能提现,应该没什么风险”,但是没想到的是,短短时间内脸谱科技就提现不了了。
为什么这么多投资人相信这个项目,一位投资人向新金融深度表示,当时脸谱科技在宣传时,曾经承诺,百变颜值所有融资项目均由地方政府与商业银行双重信用保障,保障出借人本息安全。所以放心的进行了投资。
实际上,2016年4月13日,工商总局等17个部委出台《关于开展互联网金融广告及以投资理财名义从事金融活动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有关部门已经开始了全面的整治。
《实施方案》明确指出,互联网金融广告不得对未来效果、收益或者与其相关情况作出保证性承诺,明示或者暗示保本、无风险或者保收益的。
业内人士分析称,投资人的教育迫在眉睫,近年来,通过设置资金盘进行诈骗的案件屡见不鲜,而大部份投资人缺乏基本的风险防范意识,以及法律知识,一味听信诈骗平台的宣传鼓动,信息的不对称造成很容易上当受骗。
推荐阅读
透视热点
互金新闻
被挤压的中小型P2P:商业模式难以为继,区域经营能否成真?
网贷掀起转型潮,多家P2P欲进军小贷、助贷
头部增资,底层清退,P2P洗牌加速 4月网贷平台家数已不足千家
消费金融
第三梯队消费金融公司增长“后劲”十足,借贷余额增长现4位数
泰然金融再次更新招股书,合作资产端不良率翻一番
拉卡拉上市首日市值破190亿,第三方支付第一股或面临两大发展难题
本文为【新金融深度】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转载发送公众号名称和ID,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并在文末放上新金融深度二维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