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谋杀案

“啪”的一声,陈明岭进门重重关上房门,一身瘫软如泥,他灯也不开,就躺在客厅的沙发里,不大一会儿,就鼾声四起,睡了过去。

他都没有觉得自己睡着了,只觉得一合眼皮,唐丽红就走了过来,用很尖的定川土话数落他。结婚这多年了,在外面他是一个威风凛凛的警察,回到家就变成狗屁不是的臭男人。唐丽红的骂声越来越高,陈明岭实在受不了,抓起茶几上的玻璃保温杯就朝唐丽红扔过去。唐丽红一声尖叫,用手蒙住脸,鲜血汩汩从手指缝里流了下来,顿时客厅里充满了血腥气。

陈明岭见状不好,赶紧起来去抓唐丽红,他手一伸出去,手就抓空了。这时他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才意识到是在做梦。

不过客厅里的血腥气是真的,唐丽红的死也是真的。他一身冷汗,想起下午夫妻二人的争吵,就这样,一场暴怒,一次失手,一具尸体,一场死亡,他真的就这样打死了自己的老婆。

怎么办,作为警察,总跟各路牛鬼蛇神打交道,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罪犯。这种慌张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一样,盖满了他的身体,上下冰冷。

下午他刚刚把唐丽红的尸体拖到邻市的曾州一个荒山里挖坑埋了。过了不久,唐丽红单位发现她没来上班,肯定会有人来问,怎么办?他用指头紧揪自己的头发,怎么办?

想了半天,他把心一横。只要死不见尸,老子铁口钢牙咬定她跑了,谁能耐我何?现在关键是要把唐丽红的东西都给处理了,不要留下任何气味和证据,就算自己被抓了,证据都消灭了,自己熬一熬,说不定就过去了。

他咕噜一下爬起来,开始打开灯清东西,唐丽红是一个节俭的人,平时很少买东西,花了小半夜时间,他就把她生前用过衣服、被子的东西都清完了,才两个编织袋。

他决定趁着夜黑拿出去丢了,临出门时,他再看了一遍家里,看看什么东西遗漏了。看到床头,他忽然脸色一变,好险,差点漏掉了枕头。这个枕头是唐丽红单位组织旅游她带回来的纪念品,有一次结婚吵架,盛怒中唐丽红用剪刀把床上的被子枕头全剪碎了,自那以后,夫妻分床,各自睡各自的,唐丽红就一直用这个枕头。

他出门后还是朝曾州方向跑去,个把钟头就到了。他就选在一个小镇附近的路上,把编织袋里的东西随手抛洒在路上。当地有个习俗,人死之后就这样把死者遗物丢弃,看到的人也不会捡,因为晦气。这样,就不担心别人捡回去,到时候风吹日晒雨淋,没多久就毁尸灭迹了!

谁料人算不如天算,他千算万算,却没想到还是捅了娄子。没过几天,市局来人就直接把他从府城派出所带走了,追问他唐丽红的下落,他咬牙说唐丽红跟自己吵架,一气之下带着家里的东西跑了,自己也不晓得。

谁知审问他的警察,拿过来一个枕头,问他这是不是唐丽红的,陈明岭看到这个以后,心理防线马上就崩溃了,于是竹筒倒豆子,全都招了。

怎么回事呢?原来唐丽红的枕头是用银杏树叶做的枕芯,这是定川这里一个叫银杏谷的地方特产,也只有在这个地方买得到。陈明岭丢东西在曾州,第二天一早正好有个当地警察早上出门办事,车子碾过这个枕头,警察以为碾了人,于是下来查看,发现这个枕头,顿时起疑心,为何在曾州这个地方会出现定川那里特产的银杏枕呢!于是就通过市县公安联系机制找到了定川市局,就这样,把陈明岭的算盘给戳破了。

一桩警察杀妻案轰动定川全市,受伤最大的其实不是唐丽红,而是银杏谷的银杏枕生产厂,从此声誉一落千丈,人们总是把枕头和杀妻案联系起来,变成了不吉的东西,没有人买了,只好从此关门大吉,成了这桩凶杀案一个荒诞的结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