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自驾·游记 | 第二十四章 原生措普沟

要隐居山林,措普沟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我的上帝呀,那简直太奢侈了!

二天早上赶到川藏线措普沟路口,果真被拦了下来,正如小姑娘所说,外地车辆是进不去的。正好有一位越野车车主过来揽生意,价格也果真是五百元,幕寒渊便答应了。司机还热情地帮他们找了停车位安放车辆。
车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个子高挑,长相粗犷,一身汉人装扮。
“哥哥,你贵姓?”上车后王杰用四川话招呼道。
“我们藏族人没有姓,叫我穷达就行。”不料对方也是用四川话回答。
“你咋还会说四川话呢?”幕寒渊好奇地问道。
“我们这儿的年轻人都会说四川话。”穷达回答道。
“那你们为啥没得姓呢?”王杰也好奇地问道。
“这个我就不晓得了,应该是祖上传下来的吧。”穷达摇摇头说道。
其实,据《印藏史集》和《贤者喜宴》记载,藏族最早有嘎、珠、扎、冬四大姓氏,后来又增加了韦、达两个姓氏变成了六大姓氏,再往后又发展出了十八大姓氏,这些氏族后裔与其他部落融合,又派生出了更多姓氏。但后来佛教进入西藏,在“众生平等”观念的影响下,人们便慢慢舍弃了姓氏。
“哥哥,我们第一次来,你要耐心点哦,多跟我们介绍介绍,麻烦你了哈。”王杰叮嘱道。
“晓得了,你们不要客气,有啥子不晓得的也可以主动问我。”穷达说话时显得既敦实又和气。
“要得,要得。“王杰高兴地说道。
真正进入措普沟幕寒渊才明白,这样的近乎原始的山路果真不是他们的小车能进得来的,至少也得是高底盘的四驱车才行。道路坑坑洼洼,断断续续,十分难行,饶是穷达百般小心,车子仍是被颠得要散架一般,直喘粗气。但沿途的景色是真的非同凡响,常常令人欣喜若狂。措普沟就像是上帝遗落在人间的画卷,徐徐展开,时而是群山逶迤、流水潺潺,时而是草原开阔、沼泽镶嵌,时而是湖泊吐辉、草棘争艳。
山顶白雪皑皑,山锋形态各异,像宝塔,像骏马,像馒头……,高低错落,争奇斗艳;山腹青石连绵,峭壁嶙峋,似牦牛食草,似情人低语,似童子拜佛…… 鬼斧神工,令人惊叹;山腰绿树环绕,春意盎然,有松柏,有云杉,有山栎…… 相互映衬,缠绵比肩;山脚枯草萋萋,荆棘密布,金黄中透着红、粘着粉、染着紫…… 色泽鲜艳,如梦如幻;沟底水白如带,飘飞起舞,犹如五线谱上的音符,一会儿高歌猛进,一会儿低咽洄旋。
措普沟的草原没有理塘毛垭大草原那一望无际的宏阔、高入云端的气势,但却有自己独特的韵味,既有小家碧玉的气质,从容淡静,端庄娴雅,又有玲珑精致的异趣,千娇百媚,婀娜多姿,与镶嵌其间的沼泽地共同组成了牛羊成群、飞鸟与还的悠闲画面,令人留恋往返。
措普沟的湖泊大大小小有一百多个,在群山掩映中熠熠生辉,最有名的当数被喻为康巴第一圣湖的措普湖。措普湖静静地依偎在扎金甲博神山脚下,北岸绿树环绕,绿树之上是黛青色的岩石,刀砍虎削,嶙峋峥嵘,岩石之上雪峰巍峨,绵延千里。南岸黄草萋萋,荆棘丛生,或红或紫,或绿或棕,或白或粉,恰似被打翻了的调色盘,借上帝之手,挥洒有致,朦胧迷幻,五彩缤纷。
如果把措普沟比喻成光怪陆离的舞台,措普湖则是聚光灯下的宝石,色泽丰富,魔幻多变。站在南岸,把目光从湖边缓慢地移向北岸,颜色会呈现由浅黄到绿到宝蓝的逐级变化,貌似一本魔幻色谱,玄妙莫测,引人入胜。
“措普湖湖水的颜色非常奇幻,不但春夏秋冬呈现出不一样的颜色,一日之中早中晚也各不相同,天空的云彩会影响,周围的草木也会影响,总之时时变化,刻刻不同,比亭亭玉立的美少女还迷人万分。”穷达说道。
措普湖不止有少女的矜持纯朴,也有少妇的风情万种,这就是她的魅力所在。
“如果你站在那块石头上发出‘呜呜……’的声音,你就会发现成群结队的鱼会游过来。如果你把手伸进水里,它们就会亲吻你的手指。这就是措普湖有名的喊鱼。”穷达继续说道。
“那我们抓两条鱼回去吃好了。”王杰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嘘……”穷达用手势制止道,“藏民是不吃鱼的。”
“为什么呢?”幕寒渊好奇地问道。
“藏族有水葬的习俗,藏族人认为祖先的肉身被鱼吃掉了,吃鱼肉就等于吃祖先的肉,因此不吃鱼肉。再说佛教徒是不能杀生的,不但不杀,还经常把鱼拿来放生。”
幕寒渊在喊鱼石上蹲下,开始喊鱼,果然很多鱼都游了过来。幕寒渊把手伸入水中,鱼开始亲吻他的手指。不过,幕寒渊明白,这些高原裸鲤虽然热情有加,可也还不至于多情到要去亲吻手指,它们只不过是把手指当成了食物而已,只可惜力道太轻,非但构不成伤害,反而让人感到痒痒麻麻的,十分舒服。
“真是太奇妙了!”幕寒渊感叹道。
“还有更奇妙的——有人在此朝圣观湖时,看见湖中显现出寺庙、佛塔和彩虹等幻象。”穷达望着湖心说道,仿佛正在寻找心目中的幻象。
幕寒渊虽然觉得这大多是坊间传说而已,但也不好点破,只沉默不语,反倒是王杰说道:“真的吗?!”
听上去像是惊叹,又像是在提问,不过穷达没有回应,只管继续说道:“这里有很多美丽的传说,比如说湖岸边的转湖路吧,就有打结树、转石洞、祛病泉、求子石、磨剑石、向秋树等传说,很有意思。”
“哥哥,你都说来听下噻。”王杰接口说道。
“打结树的传说是这样的,几百年前有一个过路的僧人在这棵树上打了一个结,这棵树长大之后树干上就鼓出一个包来,路过的人只要摸了这个包,他心中的结就一定会解开。
转石洞可以衡量一个人的善恶,如果能顺利穿过这个石洞,说明你做过很多善事,来生会幸福。如果无法穿过,则说明你以前做过坏事,必须要在洞内起誓还愿。
祛病泉包括从地下冒出来的三股清泉”药泉”、”漱口泉”和”洗身泉”,据说喝了这三口泉眼的水,便可以一辈子不生病。
新婚夫妇如果想生孩子,可以跟“求子石”许愿,便能如愿以偿。
磨剑石是藏族民族英雄格萨尔王每次战胜归来磨剑的地方。
向秋树是一棵树径达两米的高大杉树,粗大的树干上挂满了已经去世的人的衣服,一方面是警示在世的人不要过度贪图荣华富贵,因为人一旦死亡,就连衣服也是带不走的。另一方面是说这是棵神树,遗物挂在上面,可以使已经去世的人在六道轮回中尽快变成人,或者直接进入极乐世界。”
“感觉这里都像神话世界了!咱们赶紧去转一圈见识一下吧?”幕寒渊催促道。
“好的,一会儿我见到这些再跟你们解说一遍。”穷达诚恳地说道,然后带着幕寒渊和王杰开始转湖。
“转湖跟转山、转寺庙、转经筒一样都必须按顺时针进行,有些信徒会采用一步一磕头或磕长头的方式,以表示虔诚。”
环湖小道西北东三面都是原始森林,松杉比肩,朽木遍地,藤蔓相连,苔藓布石,鼠兔穿道,马鸡斗欢,可谓一步一景,美不胜收。
当幕寒渊三人顺着环湖小道转到措普湖的北边时,一对镶嵌在原始森林中的袖珍湖泊出现在大家眼前。位于东边的一个水色湛蓝,端庄秀丽。西边那个水色淡蓝泛绿,俏丽可爱。
“哦,好漂亮的一对湖,这应该也有传说的吧?”幕寒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
“还真有。这是一对姊妹湖,东边那个叫志玛拥措,是格萨尔王的公主志玛沐浴治病的神湖。西边那个叫康珠拉措,由邻国国王的小女儿康珠忠于爱情的眼泪汇成。”
“这个故事好像不够完整哦?”王杰转头看着穷达问道。
“我只晓得这么多呢。”穷达憨厚地笑笑。
转湖结束后,穷达带他们去跟土拨鼠“对话”,欣赏土拨鼠的娇憨可爱。返回的时候又带他们去吃路边藏民小贩现做的温泉煮鸡蛋,大家还跟藏胞买了生鸡蛋自己边煮边吃,可谓是味美可口,其乐无穷。
“这辈子第一次吃温泉煮鸡蛋,好好吃哦!”王杰边吃边感叹。
“措普沟的温泉很多,有沸瀑泉、虎头泉、桑拿泉、伴月泉、鸳鸯泉、喷珠泉、天时泉、仙气泉、串珠沸泉、观音莲台泉等等,山坡上,悬崖边,河边、林地、草甸里,到处都是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温泉……”穷达边吃边介绍,言语里充满自豪之情。
离开措普沟,幕寒渊竟然莫名其妙地感到有些惆怅——要隐居山林,措普沟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我的上帝呀,那简直太奢侈了!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