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昆明进入法国,入口就在鼓楼路24号这家客栈

在熟悉的城市
来一次逃离


一本书里的文字
被赋予空间与居所的意义
一个城市总有被折叠的那部分。这个不被大家明确感知的地方,有时明快,有时黯淡。
比如橄榄公社,它的入口挤在鼓楼路并不规范的门号牌中间,24号院,其实你在它的左右找不到23和25。
按照虫洞理论,昆明这个城市沿着某一角度折叠,也许贴合的那一端是法国港口尼斯。因为走完橄榄公社那条有些时光隧道感觉的清凉甬道,你就会眼前一亮,阳光和紫色的繁花都在同一时间盛放在眼前这个法式庭院里。

这一金属走廊缘自
《霍乱时期的爱情》书中某个场景
在客栈中
它成为空间之轴与时间的延长线
∧墨西哥鼠尾草花期甚长,正开得绚烂
如果凑巧的话,你会看到庭院里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皮肤很白,头发很短,在漫不经心翻一本书。他放下《后垮掉派诗选》,抬眼看着你,然后,有可能,会朝你微笑,说:欢迎来到橄榄公社。
范以西嗜书如命,他自己也写过一本书,就放在橄榄公社某一个房间。他做过网络编辑,通过众筹在拉萨开了第一家客栈,12间房以12本书命名,很成功。这个昭通人去年回到昆明,今年四月开了橄榄公社第二家客栈,24间房以24本书命名。如果你留心,可以在房间里找到这本书。
客栈庭院是个大大的阳光玻璃屋,玻璃屋的一侧就是一间小小的书店。那里放着范以西最喜欢和他乐意推荐的书。
我跟范以西说,我不是来看书的,你开的是客栈,我是来看房间的。好,他说,我领你去看房间,但你最后看到的仍会是一本书。
∧24本书放在24个房间里,为你构筑不同的话语和休息空间

《色戒》 作者:张爱玲
房间里弥漫着旧上海的气息,老式的收音机和留声机里,象随时会响起“夜上海,夜上海”这样慵懒柔软的女声,王佳芝与易先生的爱情都已远去,但是电车行过街道传来的当当声,经久不歇。

《游园惊梦》 作者:白先勇
从南京到台北,佳期如梦,但精致美人亦被岁月淘洗得迟暮。没有读过白先勇这个小说的,却大抵知道《牡丹亭〉里的那一折“惊梦”,“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在这里放下行囊,会放下许多思量。

《胭脂扣》 作者:李碧华
大多数人是通过电影看了这本书,爱情与生存,有时处在背逆的两人方向上,人人都想爱意永存,但坚硬的现实往往把爱情粉碎,其实那只是有一方不太坚强。

《荆棘鸟》 作者:考琳·麦卡洛
一只鸟儿的歌唱也许是一次绝唱。爱有多迷人就有多伤人,从满头青丝到垂垂白首,那时终于可以谁都不怨恨,并不对既往人生有片刻追悔。

《源世物语》 作者:紫式部
东方禅意在房间中多有体现。坐在这里喝喝茶,看着日光一点点在房间里走过,遥想光源氏与诸多女子的感情纠葛,绮丽而哀伤。恍然之间,暮色已经笼上窗帘。

《追风筝的人》 作者:卡勒德·胡赛尼
有很多事情无法回头,比如软弱的阿米尔少爷与忠诚的仆人哈桑之间的那些事情,这一对实为同父异母兄弟的情感被战争消解,其中一方惟有走上自我救赎之路。在文字的动荡与现实的平和之间,坐着一个阅读的你。
我们重新回到庭院中,太阳已经偏西,甚是明亮。正是下午茶时间,客栈咖啡吧贴心地送来了三明治和咖啡。
范以西热爱昆明这个城市,他向我追忆小时候跟着母亲从昭通到昆明舅舅家过暑假的美好时光。舅舅家就在滇越铁路边上,铁轨带给范以西无尽的欢乐。所以,在离火车北站不远的地方,他找到了建于1966年的昆明商业机械二厂原址。
“这里原来是个餐厅,我们重新种上法国梧桐和鼠尾草,建起法式庭院。如你所知,云南近代历史打上了深刻的法国印记”。范以西说,24本书24间房是成功的,如果你想住上看中的房间,要提前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才行。
∧每个房间都是某一段时光的驻留
范以西还告诉我一个数据,橄榄公社的住客有五分之一是昆明人。我始而诧异,继而深以为然。逃离日常或者庸常,不只是北上广,乃是每一个人的内心需要。每个黄金周,那么多人在旅途中,在朋友圈标注自己的远行,无非在形式上证明自己可以脱离庸常。尽管有时它并非精神上的满足,而只是心理上的安慰。

《小王子》房间
是一个白色洞穴
没有沙漠,但有一枝蓝玫瑰
∧橄榄公社提供了与日常生活不同的居住场景
大隐于市,城市的生活就是平稳而无意外。没人能把日子过成诗,但你总有一个时刻想起远方与诗意。于是,在一个周末或者任何一天,在自己的城市来一次背井离乡。你会悄悄离开最爱的人和孩子,躲进内心与另一个自己放松地相处一个白天或者一个夜晚。
但你不能远行,这种小憩只能在城市内部完成。这就是城市里一家客栈对于本地居民的意义和价值,也许它离你的日常只有两公里或者500米。但它仍是一次美好的、对生硬秩序的抽离。
∧橄榄公社与居民区其实只有一墙之隔
不知不觉夜色降临,橄榄公社点亮了灯火。与明亮的白天相比,晚上它的私密感更强。客栈里没有电视,范以西不想他的客人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肥皂剧中,他鼓励客人到“不信”书店坐下来翻翻书,在客栈的咖啡吧等公共区域跟人聊聊天,结识新的朋友。
∧这个开放型小书店叫“不信”,大概是取尽信书不如无书之意
∧咖啡吧里喝着东西读一本书也是乐事
我与范以西告别。走过金属感强烈的甬道,现在它灯光闪烁。我从一次暂时的抽离中走上归途,再走上十米,就抵达“虫洞”的出口,我有一点点不舍。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对生活也有诸多不满。
好了,生活中那么多别离与面对,今晚在鼓楼路24号终需来一次挽结或者开始。一个远道而来走过千山万水的人,一个沉溺于日常习惯了平静如水的人,他们也许会擦肩而过,也许会凝视彼此,半晌未语,终于说:原来,你也在这里。
此话响起,万物寂静,不管是在橄榄公社还是任何有阳光与花的地方。
橄榄公社城市客栈最适合客人:旅行者及不满庸常生活的人
客房价格:380元—780元
客栈电话:0871—65691966
地址:昆明市鼓楼路24号院(近北京路)
最重要的总是放在最后
duang——粉丝福利送到
留言点赞最多者可选择放空一天,携带您的爱人或孩子、或是只有自己,去橄榄公社小王子房间免费享受一晚甜蜜入住。(点赞截至10月13日19时)。体验入住时间由橄榄公社确定。
“绝对昆明”招小编啦!
如果你爱生活、爱美食
对本地吃喝玩乐有着自己的理解
赶紧在后台留言勾搭我们吧
(妹纸优先哦)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