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的另一种昆明生活,就隐匿在金鼎山这片老厂房里

你的眼前
有一个看不见的城市
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周而复始的生活令人倍感枯燥。
眼前的城市高楼接高楼。别总抬着头,你该顺着街巷走走,会有不期而遇的惊喜。
在昆明城,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城市,当一条街巷走到尽头,你就会进入它。
相遇,老厂房忽而繁花满树
沿金鼎山北路向上走,老昆明氧气厂就在14号院里。
金鼎山北路,更像一条窄窄的巷子,通往时光深处。
拾翠民艺创承中心
展览空间
云南民艺材料中心、手艺课堂
院外,街巷蔓延,高楼疯长;院内,一幢幢红砖老厂房静默无声地藏在森森树影里。
却也不是工厂本身了,一些更为古老的东西在厂房上破土而出,生长成另一种别致。
如今,老厂房名叫“拾翠云南民艺公园”。
“或采明珠,或拾翠羽”,名字来自《洛神赋》。
它不再出产云南的空气,而是云集了来自云南各地的民间艺术品。
就像这城市里的一棵树,你以为枯了,但一夜风雨,忽然开出满枝繁花来。
陈晓卿说,云南大山的褶皱里,不知道藏着多少美好的东西。指的可不只是美食。
来自云南民间的物件,你都能在拾翠民艺创承中心遇到。每一个它,都在讲述自己的故事,有的如洪钟大吕,有的则细若蜂语。
惟妙惟肖的年画,诉说着与魑魅魍魉争斗的辛苦;眼波流转的皮影,仿佛下一刻就要开口说一段才子佳人的故事。不知传了几代人的万架桌,光泽如新的红漆木柜,民族风满满的服饰……
每个物件都是我们生活的另一面。远去了的和正在远去的。
所以,如果来得及,不如淘一块扎染布帘挂在家里,每天醒来,身在都市却仿佛能听见洱海的波浪声;或者捧一只柴烧的陶瓶,也并不细腻,却粗拙古雅,插一枝绯色的桔梗在里面。未必香馥袭人,却清爽入肌肤。
这不正是生活该有的样子。
金鼎山北路14号院子并不大,逃不出你的目光之外。但是,转角忽现的一扇门,墙边开出的一枝花,却总能让你驻足。
这时代讲求效率,外卖小哥在小区里奔跑,同时,我们也选择了粗糙。
别忙着走马观花,脚步放慢,在12月的阳光里,让自己的肌肤一寸寸,融入另一个昆明的美好。

听琴,身边的弦外之音
抚琴,如文人王维,“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听琴,则更是风雅冶艳。夜色之下,一墙相隔,张书生那边弹,崔小姐这边听。一线情愫在七根弦上华丽流淌。
家里有张古琴,日子自然风雅。
店名 |奔雷室
古琴制作、古琴培训、漆器制作
14号院里这间古琴工作室名“奔雷”,取琴声一响如奔雷之意。
制作古琴从用料到工艺大有讲究。
木料来自老屋舍不含湿气的梧桐、云杉、梓木。琴徽、琴轸、雁足均由和田玉打造,漆料则加入了玛瑙、朱砂、珍珠、石青、石绿、萤石、金粉、银粉。
一块木料变为一把琴瑟和谐的古琴需要经历切割、打磨、上漆等30多道工序,需耗时十四个月之久,一把定制古琴更要等待长达两年的时间。
板材从灰胎变成漆胎
最后成为古琴
这个过程需要1至2年的时间
当然,在这里你也可以听师傅讲述古琴“仲尼式”与“伏羲式”的区别,了解制作古琴每一道工序,还可以看着古琴谱在清静的琴室里体验一会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
这里的古琴培训课,可让不知“宫、商、角、徵、羽”的你,一窥风雅生活的始末,从此入了“金声玉振”的坑。
琴谱
一个字就标全弦位、徽位、指法
还是老祖宗创造力丰富

老物,从徐悲鸿的马鞍回到民国
新欢,旧爱,都在你的眼睛里。
四时五味是拾翠园区内的宝藏地点,这是一家收藏了万件老物的“杂货复古店”。
店名 |四时五味
家具生活旧物集成店,典藏全球好物
古今中外的物件在旧厂房里一并呈现眼前
县官判案桌上摆了一台90年代iMac
店主作派像是董桥散文里的人物,兼具中西文化之美。
作为一名设计师,他曾满世界跑,在旅途中发现中国文物散落世界各地,于是花钱将它们赎回;同时,他还带回了许多外国货,想让昆明人看看西方世界的好物。

如果你和物件有缘,就有可能将它带回家。
一套精致的欧洲陶瓷茶杯,再配一张欧洲老式沙发,优雅惬意的午后就独缺一杯醇厚的锡兰红茶和一碟香甜的司康了。
或者搬一套景德镇玲珑瓷杯,也不用做饮茶,将它置于阳光下,看杯体出现米花斑纹,只为感受老物件的美与制瓷工匠巧夺天工的手艺。
想购置家居用品,你可以来四时五味淘一淘,这里的东西可比商场里的有故事。
故事,就在店主身上,听他讲述老物件时与旧时光相遇的奇妙感受。
徐悲鸿入滇时坐过的马鞍,金碧路联益书局的匾额,二战时美国人用过的可乐杯,易门县清末进士题写的牌匾,90年代的苹果电脑……
午后阳光透过老厂房高高的窗户一缕缕照射进来,日光忽闪,突然有种穿梭百年的错觉。

手作,用爱打枚戒指送你
我一直想亲手打制一枚戒指,刻上我们两个的名字,戴在她的手指上。
在这城市的喧嚣中,这一愿望如尘沙般无足轻重。但是,金鼎山北路14号院,可以满足我的这个小小愿望。
店名 |斑锡·龙
锡、银、铜家居生活产品
金属工艺体验
老厂房、老设备,总是展露出历经岁月打磨的工业风美感。穿梭其中,你又像在参观工业博物馆,总会打量着机器想:这东西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啊?
从前的用途不明,如今它们都成了锡器的展架。精致的手作,罐子、茶具,都出现在最不可思议的地方。
老厂房的设备变作展架
极具工业风的美感
又有时过境迁的味道
个旧是云南锡都,出产精美锡制工艺品,如今“斑锡”算是其中翘楚。
一件巴掌大小的锡罐,需要师傅花费整整一周时间进行60多道复杂工艺才能完成。
在锡器点铜这样一道看似简单的工艺,就需要师傅掌握好分寸,将熔点2000℃铜点在熔点仅有200℃的锡器表面。一个不小心,就是“千疮百孔”呀。
当然,你可以在老师傅的指异下,亲自上手体验锡器制作工艺,DIY属于自己的专属锡器。
焊锡器需要火候精准
1000℃的气焊
一不小心就会焊穿锡条
相比锡器,云南银器更为出名。
在大理、丽江古城,街道每隔数十米就能发现一家银器店,工匠师傅就坐在门前敲个不停,向游人演示银器制作。
在守匠银器,你可以为自己的爱情,制作一枚戒指。
抛光、打磨、清洗,再刻上你要倾诉的爱语,纪念日、情人节掏出这样一枚饱含爱意亲手打造的戒指,有哪个爱人不会感动的热泪盈眶呢?
店名 |守匠
云南手工银茶壶、花器、饰品
工艺简单的小戒指可以上手体验一番,但霰纹银壶这种银器中的工艺极品,就需要匠人师傅来亲自敲打了。
霰纹银壶整体密布形如雪珠的突起,仿佛如来垂目合十,结跏趺坐莲花之上。
一把银壶少则有三千粒霰纹,多则高达七八千粒,而每一粒霰纹都需要师傅纯手工一锤一锤敲打而出,这一过程必须靠身体记住节奏,一个敲打错误,就将功亏一篑。
因此,师傅一般会选择夜深人静之时,避免一切干扰,专心敲打。
霰纹银壶
如此精细之作,放置在书案之上,让它的美流入生活的每个瞬间。

花房,想和你一起虚度时光
一年有四季,花与阳光却让云南从未远离过春天。
在云南,随意走进一家花房都能与春天撞个满怀。
店名|时时刻刻
鲜花花礼、花食花饮
花植生活课堂
走进时时刻刻,我就差点被满目的鲜花绿树“撞倒”。
红砖墙,水泥梁,老厂原有的物件继续展开新的故事,经过悉心布置,内里长出了一片花花世界。
绽开的鲜花散发着隐隐的香气,茂密的绿植在争抢着洒进屋内的阳光。
冬天走进这样一件花房,在不由感叹“春色满园关得住”的时候,老手也已经不自觉地掏出了手机。
别只顾着拍照,学着做做花艺,把绿树红花混合着阳光扎成一束美好带回家吧。
时时刻刻的小院子,是整个园区阳光最好的地方。
就着杯咖啡,撸猫闲聊,昆明温暖的冬日午后就该如此虚度。
来年春天,院子里开满海棠花的时候会更美。
到时会有更多的云南本土艺术工艺项目等你体验,音乐工作室、咖啡体验馆和酒吧。如果不想走,还可以在客栈里住下来。
走在红砖老厂房改造的园区里,无论叮叮的敲打声还是讲述古早事的人声,都已将我的聒噪消除殆尽。
想起人们总批评姜文在电影里病态般地迷恋大院生活。
面对这红砖老楼,我突然和姜文有了相同的感受,曾经的大院与外部世界隔绝,让子弟们对外面的世界少有了解,却塑造了他们阳光灿烂的日子。

如今大院生活不再,但走在其中,我总感觉某个角落会有人弹着吉他唱到:
“美丽的梭罗河,我为你歌唱,你的光荣历史,我永远记在心上……”
舒缓的歌声与匠人发出的声响掩盖了城市恼人的声响,院墙将城市的嘈杂隔绝,只留下冬日暖阳里惬意午后。
哦,记得要骑自行车或是乘公交来。当你走出大院的时候,柔软绵长的时光会随着你散布到整座城市里去。
没有聒噪,慢慢骑着车穿行在昆明街巷。
这座城市依然那么美好。
◎拾翠云南民艺公园地址| 昆明市五华区金鼎山北路14号

上期七彩云南?古滇名城旅游康养度假区
中奖的小伙伴是
????? 璟、泠泠泠、Olly
瓦特瓦尔、婉小晔-
可获赠七彩云南欢乐世界成人票一张
请在公众号后台回复姓名+电话+身份证号码
并2020年1月15日之前凭身份证和中奖信息
至七彩云南欢乐世界游客服务中心领取

2020到来的那一刻,你会在古滇这棵“Kiss Tree”下说“我爱你”
2019最后一夜怎么嗨?当然是来南亚跨年音乐节上看黄旭!
为把你拍成真正的“电影剧照”女一号,吴井路这家古风相馆准备了20多个实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