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这个夏天,你会再来大湖乘风破浪

这个夏天又晒又热。
雨季来了,头顶还是一个大太阳。
…………
有清风徐来。来自城南,来自大湖。
清风行于水面,行于城市街道,行于你我的身体。
若想亲近它,还是要去水边。
谁让这昆明城的十分美,被滇池专擅了九分呢。
尽管她一度为神所隐。
而这个城市的人群,身体和灵魂都有水的清澈。
在大湖边,是昆明人的一种生活。
你会遇到垂钓的人,遇到骑车的人,遇到爱情甜美如冰激淋的情侣,遇到满头霜雪一脸皱褶的孤独老人,遇到欣喜的人,遇到心有千千结的人,遇到无所事事看不透年龄的人。
无所事事,在大湖边,多好。
6月13日下午 环湖南路
尤其是这个夏天,春天不能做的事情到了夏天依然不能做。电影院还在关着,KTV阒无人迹,计划中的长途旅行只能留在纸上。
这才想起,大湖一直在等着你呢。
云贵高原最大的内陆湖,当年的500里奔来眼底,现在是12亿立方米的高原明珠。
尽管一度蒙尘为神所隐,现在又芳华渐回。
两年前,它终于是IV类水了。
6月17日中午 海埂码头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我去西山的时候少,在大湖边的时间多。
凝视得久了,便觉得她的清澈留在了身体里。
乐水,大概是期望自己如水般灵动,利万物而不争。
6月13日下午 海口大桥
草海隧道车流滚滚,而在它们头顶,阳光丽日之下,钓竿林立。草海那边,是正在生长的楼群。
你的目光越过草海看向外海,在39公里远的对岸,红色的环湖路上垂柳依依车辆流连,骑车族的身影在阳光下掠过。
慢下来,南岸沙滩公园的鸽子窝湾,白浪追逐着你赤裸的脚踝,追逐着所有人的欢乐。
6月20日下午 海晏村
从“喜茫茫空阔无边”的西岸,到“风鬟雾鬓”“苹天苇地”的东岸,沿150公里湖岸线迤逦而行的十余块湿地,正是昆明清凉夏天所在。
大湖边的夏天,不管是平静无波还是乘风破浪,都令人沉迷。
就像有情人的目光,从背后看过来。
6月13日下午 南岸沙滩公园
无尽夏,是花,它从晚春开到夏秋,绵延不绝。潮湿,冷艳;
无尽夏,是歌,唱着歌者的情绪;
无尽夏,是生活,交替着炎与凉,懂与非懂。
它也是昆明的时光,闪闪发亮,要细细数着过。
“一时雨声,一时骄阳;这漫长的夏天”。
6月20日下午 海晏村
水边的男孩,水边的女孩,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时是上午,阳光尚不强烈,水面上金光点点,但还没有坚硬到让你眯起眼睫。
我忽然想起来去年夏天湖边的傍晚,女孩冲向男孩子,男孩一把将女孩抱得高高举起。
女孩在如火的夕阳中裙裾飞扬。
他们的爱情甜如故乡。
6月20日下午 海晏村
那时我在这一片广阔的沙滩上看到一对新人牵手而行,从大湖水面上过来的风,起于青萍之末,让新娘洁白的婚纱像一只蝴蝶在飞。
滇池南岸公园,它的沙滩,它的小木屋,它的棕榈树,还有看不到边际的蔚蓝,总让人有身在国外度假的错觉。
其实是你羞辱了它。大湖有自己的美,无需拉来它乡作陪衬。
6月20日下午 海晏村
水至晋宁,心胸便阔大到无边无际。
几个兄弟坐下来,吹着风,看着水,不说话,过夏天。
忽然向左边扭头说,你该找个女朋友了。
又向右边扭头说,你还是一个人好,思想丰茂者总是孤独的。
左边的兄弟笑,右边的兄弟,看不清表情。
6月13日下午 南岸沙滩公园
天天想着,把日复一日过成诗。随着年龄渐长,才觉不可能。社交媒体里充斥着表演型的生活,都只是别人虚荣的面具。
但是,如果一个夏天只选择一天,过成诗呢?
那曾经的500里湖水,清了,浊了,又逐渐回清。
她以她本身,成为你的一首诗。
当我在大湖上坐船,不管是不是在草海,都会想起于坚上面的诗句。
我努力向水下看去,想看到水妖或者仙女。
可是什么都没有,只有无尽的水,像永远过不完的夏日。
6月20日下午 海晏村
神隐滇池。你的脚步若能走到,会看到更多的生活。
当你流连湿地漫步沙滩,生活的诸多碎片正在你的视域之外纷纷跌落。
大河嘴的村民不再打渔了,绿色的拖网晾晒在太阳底下,到十月开湖它们才能派上用场。
大渔社区的网红堤坝上挤满了与夕阳和晚霞合影的人,在暮色苍茫之下,身穿皮裤的大叔,悄然将小艇划向烟波浩渺的湖水深处。
6月13日下午 南岸沙滩公园
海门小渔村的老奶奶们坐在一起聊天,细碎的语音如失传的歌谣。
湖汊里停着铁皮船,水面上擎着千百枝碧绿的荷叶。荷花开,要到8月。
顺着船头看过去,被称作“彩虹桥”的海口大桥,桥上车如飞箭,将小渔村和老奶奶们甩落到时间之外。
可是,她们继续捡拾着竹箩里的咸菜,每个指尖上都是岁月绵长。
6月21日下午 小渔村
水上开满三角梅,说的就是云南水泥厂这一块失落的所在。
过去的水泥厂工人、现在的中年男人坐在湖边,守着太阳下曝晒的腌咸鱼。他有的是时间,时间会把鱼肉变成真正的美味。
“我小时候,水面下一米多深的鱼虾看得清清楚楚。”
6月18日下午 观音山
他沉浸在三角梅转瞬即逝的香味里,跟我聊远去的工作、微薄的住房公积金。说到童年,说到夏天一头扎进清凉的湖水,他才有笑容。
在大湖边,走进别人的酸甜苦辣阡陌纵横。你得有耐心,还要沿着湖水走得够远够曲折。
我并没有看到沙鸥。红嘴鸥也早在初春飞走了。
我看到白鹭孤独的身影,站在树桩之上,或者翩翩照着水光而去。我看到秧鸡一头扎进青荇深处。
6月17日下午 海东湿地公园
小姐姐走进酢浆草白花遍地的湖边湿地,野餐。
胖小伙躺在树间的吊床里,琢磨着时光正如吊床,在晃来晃去中消失。
还有那么多人行走于湿地,开始走在同一条路上,在水杉葱郁的地方分道扬镳。
在你嬉戏的时候,在你假寐的时候,你身边的世界也不平静。
5月12日下午 斗南湿地公园
290种植物欣欣向荣。火棘在结它的豆子,风车草在转它的叶子,千丝万缕的纸莎草被调皮的游人编成了麻花辫。
138种鸟类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梳理自己的羽毛,当你看到它们,就是白鹭、野鸭和秧鸡。
湖面以下,乃至8米深的幽暗之处,23种鱼类遨游。花鲢白鲢,还有珍稀的滇池土著金线鲃、银白鱼。
这是你的大湖你的夏天,也是它们的大湖和夏天。
6月15日下午 斗南湿地公园
很长一段时间,大湖因为污染严重成了城市的“伤疤”。诗人于坚因而说道:滇池已先我而死。
2018年滇池水质达到了IV类,这是30年来最好的大湖。所以,我们与万物重逢于湖畔,将彼时从她身边掩鼻而过的岁月忘掉。
6月17日下午 海东湿地公园
在湖边,与水为友,与草木为伴,目光随着白鸟飞去飞回,低头看水,那里虽然没有水妖和仙女,听不到她们的歌声,却有看不到的数不尽的鱼。
在这个夏天,鱼与你两相忘。

6月18日下午 古滇湿地
在大湖边,一个孤独的男生,用蓝牙音箱听着一首刺猬乐队的歌:
今夜落花有诗意,怎奈昔日流水无情,曲无终人莫散尽,难忘今夏乐伴光阴。
有时候,你的青春和失落都无须记录,因为太多,因为一去不回头。
因为,因为有大湖一直在低徊着应和。
6月17日下午 环湖南路
大湖曾经走过,如今,大湖又回来了。
当然,上世纪50年代海菜花开满滇池的“花湖”,仍然不知所踪。
我相信她的脚步尚有迟疑,但它的内心,是喜悦的。
要不,她就不会如此深情,趁我们都不留意时候,借助一缕清风,在夏天的炎热中,为你我的内心留下一抹清澈。
是水一般的。
在昆明,我去过滇池无数次。
可是我仍然期待——
这个夏天与她再次相逢。

因公众号平台改变了推送规则不想错过我们每一期推送的小伙伴别忘了点击文末的“在看”哦这样“绝对昆明”就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啦在世博园2000㎡竹影庭院,安静地吃一碗禅意过桥米线机场搬走8年后,人人都想知道巫家坝未来什么样儿猜猜金格618有多给力?傲娇的一线美妆大牌这次全场满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