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星街老居民楼里的“昆明合伙人”

撰文| 沈沈
摄影| 大咕咕鸡

沿着景星街一直走,走到在花鸟市场旁,你就能看到鹦鹉古着店的指引牌,然后拐进小巷子。
短短100米,挂着好几个指引牌,为了能让你找到,四个年轻人每天都在跟撕牌的人斗智斗勇。
小区附近张贴着商店的指引牌
七拐八绕的巷子里,破旧的老昆明居民楼,一个时髦的古着店,说不出来的魔幻感,这里,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
两个月前,热衷古着的老杨提出想开个店,当时老谢就问老白:
搞不搞?
搞!
于是,老谢拉上自己的老板老春,四个年轻人就这样风风火火地开干了。
老小区一楼的“鹦鹉商店”
起初,鹦鹉商店还不叫这个名字,他们凑在一起琢磨了半天,叫它Lonely Ghost吧,意为孤魂。
后来,也不知是谁提出,这名字也太不Vintage(古着)了,扭头看见隔壁大爷正在逗鹦鹉,要不就叫鹦鹉商店?
四人一拍即合。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这么随意。
但不得不说,这名字配上发着光的美式霓虹灯牌,尤其是几个核心人物再往那儿一蹲,
嗯,有内味儿了。
左起:“王强”、老白、老谢、老杨

下午两点。我们到店的时候,只有老杨在。“王强”眼馋地望着老杨
28岁的老杨是个地地道道的昆明人,在影院负责市场部门,曾经是个日本导游。如果不是18年去了趟下北泽,或许他现在依旧过着按部就班的生活。说到下北泽,了解古着的小伙伴已经要默默点头了。下北泽一度被称为全日本最酷的街区,虽然规模不大,但到处都是时装店、二手店,是日本新潮又有个性的象征。也就是在这里,老杨遇到了让他的古着情怀觉醒的灵魂人物,一个年纪很小的男生,他们家从爷爷辈就搞古着收藏。那种骨子里的热爱一代传一代深深感染了老杨,他暗自下决心,有朝一日也开一个自己的古着店。
“从初中开始就自己偷偷地买,最喜欢的是一件外衣,从没穿过,舍不得。”
这是一件国内很少见的德军夹克,07年的“爱与和平”限定版,是老杨专门托俄罗斯的朋友跑了几个二手市场才淘回来的。
如今被老杨挂在衣柜里,小心翼翼地保护着。
不玩古着的人大概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这些年代久远的衣服物件到底有什么吸引人的?
老杨是这样回答的:我喜欢它们的设计,那是一个时代的凝缩。
对于别人的不解老杨反而很释然,“古着就是这样,喜欢的人喜欢得不得了,比如我收藏的一顶用百家布拼接而成的帽子,我妈经常说它是块破布。”
像这样“妈见打”的物件,老杨有很多,物件本身说不上非常珍贵,但在他心里却是无价。

70平的小店里有三个撞色房间,绿色,蓝色,红色。老杨很温和,他就像绿色房间的80年代的夏威夷花衬衫,亦或是美国的纳瓦霍部落衬衫,给人一种轻松无压力的感觉。店里的选款都是老杨负责,从韩国淘回来的羊毛裙,在日本遇到的编织西服,或是从泰国人肉背回的“黑社会衬衫”。当然了,如果你是女孩子也能在这里挑到适合自己的复古碎花裙。
“你们喝点什么?啤酒、水、咖啡?但咖啡只有老白会冲,要等他回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去搬货的老白和老谢回来了。
王强见到老白,摇着尾巴冲上去。
王强,是老白遛狗时捡到的柴犬。没想到吧,这年头居然还能捡到柴犬。
老白有些腼腆
老白遇到王强的时候,它已经流浪了几天,全身脏兮兮的。为了帮它找到主人老白发布了失宠招领,很久都没人认领,后来,他就把它收养了,取名,王强。
“我的青蛙充电宝也叫王强,他俩对我来说都很重要。”
“王强”从一只军用箱子前跑过
除了这只定时到店打卡的店宠,老白还有8只猫1只狗,大部分都是被主人弃养或是路边捡到的。平时的业余生活除了跟猫猫狗狗们厮混,就是喊一群好朋友来家里给他们做饭吃,提到厨艺老白腼腆地表示自己厨艺还是很不错的。“要是有机会,以后就去开个联名餐厅。”
老白爸妈就是开餐厅的,最大的希望就是刚毕业的老白能找个单位上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务正业”,以至于鹦鹉商店开业前一天还在打电话劝他。
老白当然不愿意。
周围的同龄人不是在考公就是在考教资,他们真的喜欢吗?还是只是因为足够稳定?老白不知道,但他很清楚自己一定要做喜欢的事。和表哥老杨一样,他也是从初中开始喜欢古着的。
“就算开不下去又怎样呢,至少我做了。”
不去想结果,也许就是最好的出发方式。老白和他的小伙伴们用行动向同龄人证明——生活还有其他的选择。
四个90后,除老白外都有自己的工作。于是乎,稳重的老白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鹦鹉商店的主理人。
老白看似没脾气,实则非常有自己的想法,慢热起来的他就像店里蓝色房间的牛仔夹克,70年代的Nike撞色外套,日本的Lee wrangler levi’s 牛仔夹克,都是需要细品的个性。
他们租来了原景星小学的宿舍,在这间有年代感的70平小店里生根发芽,每个角落都是他们的心血。
老白最喜欢的是阳台,花了大力气改造,并把自己喜欢的中森明菜也放在这里。如果冬天有暖阳出来,就端杯咖啡坐在榻榻米上,撸撸王强,晒晒太阳。
而老谢,则比较喜欢那面海报墙。
23岁的老谢是临沧人,刚从影视学院编导专业毕业,喜欢电影,不对,应该说太爱了。
三个颜色里红色再合适他不过。穿上红色房间的千禧工装裤,再背上那只稀有的80年代帆布包,他就这样热烈地、鲜明地置身于上个世代和下个世代之间。
正在整理衣服的老谢
因为喜欢古着,老谢结识了一群“狐朋狗友”,他毫不客气地形容他们是“神经质”,比如老白。
现在,老谢在老春的新媒体公司做短视频,是个有28W粉丝的不正经博主,据说走进他抖音的,没有一个能面无表情地出来。
他把他喜欢的电影贴了满墙都是,《罗拉快跑》、《爆裂鼓手》、《罗生门》、《2046》、《末代皇帝》……
偶遇我最爱的《老友记》
如果说老白是负责拿主意的,那么老谢就是负责出主意的,鬼点子多,思维跳脱,行为毫无章法,比如……
“哎呀,我就想找个老白这样稳重的对象!”
“别,我可不喜欢他!”
“哈哈哈哈哈……”
有他在的地方,总少不了笑声,他不止逗自己人,调侃起客人来也是实打实的嘴炮输出型选手。
有个女孩子看上一对特别的蛇型耳环,老谢说,不要钱,拿你前男友送你的东西来换。
女孩:早扔了!
老谢:捡回来!
……
是的,在这里可以以物换物,只要你觉得有意义的东西都可以放这儿等待有缘人置换,比如上面的耳环,那是前男友送她的礼物。
对于缘分已尽的物件,既舍不得扔,也不想睹物思人,放在这里置换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店里有一角
用来给顾客交换物件
我们临走前都没能见上老春一面,这个神秘的幕后者是事业型女强人,平时非常忙。
用老谢的话说,老春就是当代女性应有的样子,在同龄女生还在跟男朋友撒娇娇的时候,老春不靠任何人,已经把事业干得风生水起。
你看,现在的年轻人并不全都是以丧自嘲,他们努力地追寻着自己热爱的东西,明晃晃地闪耀着朝气和光芒。
店里发现一张照片
想来这就是未能某面的老春吧
”都说时尚是一个轮回。
曾经的景星街是最能代表昆明市井生活的名片,而当老文化与新潮流碰撞到一起,老昆明的景星街已不再停留在往昔的热闹之中,他将从花鸟市场里走出来,走到年轻人群中来。
鹦鹉商店,或许不是古着店里最精致、最高大上的,但透过刚出生一周的它,我更多的是看到了当代年轻人最鲜活的样子,他们性格迥异,他们从不循规蹈矩。也许他们做的事不是人们世俗意义上最正确的,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正如老白说的,想做便去做吧。◎鹦鹉商店地址| 景星街123号营业时间|11:00-21:00电话| 18687192244景星花鸟市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