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尚义街6号到筇竹寺的菩萨,昆明允许我们这个冬天做一场美梦

你的脑海中响了一下
忽然省悟:这就是我
这个城市的艺术气息,总是蛰伏多于惊醒。
哪怕它就在那里,也是无言以对。你走近了,它也不哼声。
直到你推开门扉。它才一下子将你拥入怀里。
原来,在温暖的冬日,它一直都与披上金黄的滇朴和银杏同在。
CGK这段时间有两个展览,一个走到中途,另一个今天刚刚开展。

展览一
悬庭:何多苓X水雁飞艺术展
FloatingPavilions
时间|2019.12.1-2020.3.1
票价|48元/人,团购38元/人
展览入口成了拍照打卡点
“凯旋门”9楼,是油画家何多苓和建筑师水雁飞的展览:《悬庭》。这是CGK今年的又一个重量级展览。
今天是它开展的第一天。昨天下午,这里举行了隆重的开展仪式,衣香鬓影,雅客云集,但于欣赏艺术,却并无裨益。
想好好看画展,还是选清静的日子来。
9楼空间,现在谓之“悬庭”,不只是画,还有那些纯白色的钝圆隔断,共同构成完整的艺术品。“悬庭,悬而不决,只邀观者遨游其上,作布上之履。”这是艺术评论家翟永明的总结。
好的,让我们作为观者,从中体会其未尽之韵吧。
今年71岁的何多苓先生,成都人,中国当代抒情现实主义油画代表。上世纪80年代,他即以《春风已经苏醒》等作品轰动一时。
这次展览陈列了何多苓2018年以来创作的20余幅油画新作,而你所置身其中的飘缈灵动的纯白空间,则出自水雁飞的精心设计。
穿行其中,从一个钝圆到下一个钝圆,你像是漫步于某个精致园林,却又不是园林本身,只是它的素线白描;又如穿行于他人的心灵私语,耳边总是回想着杜丽娘那一句: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无顶之屋
创作时间 |2019年
在画家的作品中,《无顶之屋》和《野苑女墙》两组作品无疑指引了某个方向。虽然,讨论艺术品的“中心思想”是件肤浅和可笑的事情,但是,每个人面对这两组油画,肯定都想到了自己的某个瞬间,那一时,也算勉强脱离了当下与柴米油盐。
瘦削修长的女子,置身于没有屋顶的围墙内。她们没有穿衣服,极尽自然。但是,那看似并不存在的没有顶的房屋,虽然是身体与心灵的长驻之所,却也会成为隔绝外界的籓篱,“可知我一生爱好是天然“。
梦见亨利?卢梭
创作时间 | 2018年
这一幅《梦见亨利?卢梭》,居于《无顶之屋》系列之内,也是向法国画家卢梭致敬。
卢梭在人生的最后一年创作了《梦》,一个裸女斜卧于热带花园中的华丽躺椅上。66岁的老人,内心却天真如稚童,华丽而纯真。
野苑女墙
创作时间 |2019年
《野苑女墙》是何多苓今年的新作。画作中的女子,时尚、摩登,身体一如既往的颀长,但你细看她们的眼神,却是美丽中带着倔强,已经跳脱了《无顶之屋》里女子们的迷惘和犹豫,像是下一个时间就会脱口而出:不!
野苑女墙
创作时间 |2019年
野苑,是没有门也没有边界的自然花园,当是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所在,而那齐肩高的女墙,虽然你看不到,但也许只是被繁茂的花木所遮掩,横亘其中,在不经意时挡住你走向外界与美好的脚步。
谁的心里没有一道这样的女墙或者鸿沟呢?就看你有没有勇气越过它。
一个小女生定定看着画中女子,感叹:这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啊!
置身悬庭之内,遥思女墙之外,这就是本次展览所想说的话吧。
每到此时,总会有抉心自问的一刻:我是不是活得太粗糙了?

展览二
文人——从手稿到作品
Literati:From Manuscript to Artwork
时间|至2019.12.10
票价| 28元/人,团购18元/人
“凯旋门”8楼,是于坚和马云的联展:《文人——从手稿到作品》。
说到诗人于坚,你就会想到《尚义街6号》。没错,这是于坚的成名作,发表于1986年,他32岁。后来,作为“第三代诗人”的代表,人们叫他“云南王”。
画家马云(嗯,不是你们通常意义上的马爸爸)也在昆明,在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任教,还是瑞士卢择恩美术学院教授。
《尚义街6号》手稿
“尚义街6号/法国式的黄房子/老吴的裤子晾在二楼/喊一声,胯下就钻出戴眼镜的脑袋”
一旦进入,你就会不可自拔,“童男子们老练地谈着女人/偶尔有裙子们进来/大家就扣好钮扣/那年纪我们都渴望钻进一条裙子/又不肯弯下腰去”
他还会教你怎么跟情人分手,“不爱了就分手/你朝北我往西/你撑开伞我淋着雨/何必写什么最后一封信/要珍惜邮票八分钱”
哈哈!
于坚2001年拍摄的尚义街6号
当然,还有那么多美好,“那一年春天,音乐课后/你从风琴后面奔进操场/当时,在一群中学生中间/你的位置是女王的位置/一班男生都在偷看着你/但没有人承认”
还有生活中那些爱与无奈,“有时我爬在地上像一条狗舔她的围裙/她在夜里孤伶伶地守在黑暗中/听着我和乡村的荡妇们调情”
于坚
与日本情色摄影大师荒木经惟交流
展览向我们展示了诗人于坚更多的纬度,比如他的摄影。考上云南大学后,父亲为于坚买了一台海鸥205相机,于坚用它开始拍摄昆明及外部世界的点点滴滴。
于坚1992年拍摄的
修理粉刷之前的筇竹寺
这次展览收集了两位艺术家大量的手稿,我们从中看到一件作品不断修改细节的过程,甚至他们沉思或者发呆时随手留下的涂鸦。
这时我们有一线恍然:在某个时刻,平凡的我们也几乎就是一位艺术家,至少,我们的心灵为艺术所浸染。
于坚和马云的创作手稿
马云的画,有着强烈的时代感,这个时代已经悄然流逝,却把沉重留在纸面和当下。那个梦中仓皇奔走的红色孩子,为什么会攫紧了我的心?在树下驻足的黄狗,为什么我觉得它饱胀的皮毛下,随时会破肤而出一个完整的、怒吼的中年男人?
马云作品
红色的梦
创作时间|2017年
马云作品
黄狗
创作时间|2014年
来这里流连的小姐姐和情侣们,在寻找最好的角度拍照。成熟些的观众,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可以在作品前伫足良久。
一位褐色长发的外国女生,端着速写本,在临摹马云的一幅画作。

如果你乐意,还可以与于坚的诗歌互动。将手机连到现场设置上,随便朗读一首于坚的诗,存储在手机里。你的录制过程,也会作为展览的一部分,在展厅的屏幕上播放。
无论诗人、画家的手稿,还是成为“公共品”的作品,对我们而言,都是深入艺术家心灵的一次旅途。在旅途中,你有可能在某一时刻看到自己通体透明,闪闪发亮。
对面墙上为马云作品《红茶花》
茶花、孔雀、女人。静默中的震撼
当我们在美术馆,我们其实是可以暂别日常生活,做一场暂时的美梦,并在冬天里捧在自己的手中。
◎CGK昆明当代美术馆
地址| 昆明国家旅游度假区公园1903内
开馆时间|周二至周四,10:30-18:00;周五至周日,10:30-21:30;周一闭馆

从昆明街头采拾一片树叶,我想用它告别秋天
最适合昆明冬天的口红来了,快来做圣诞夜最耀眼的NARS女孩
还在跟风盲买大框眼镜?威远街这家薄荷绿眼镜体验店,才是近视少女之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