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向卫华 | 九月菊(四)(短篇小说)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九月菊(四)(短篇小说)向卫华2020.12.15 四花儿十九岁的时候,家婆死了。…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九月菊(四)(短篇小说)
向卫华
2020.12.15


花儿十九岁的时候,家婆死了。
家婆是突然死的。按说人死前是有前兆的,可是花儿家婆仍如往常一样,也许是长期经受着苦难,什么都习惯了,什么也习以为常了。昨晚,家婆从地里摘菜回来,吃过晚饭,她对花儿什么也没说,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花儿天没亮就起来烧水做饭,她还在睡。等饭做好了,花儿去叫她,她不应,也不动。花儿揭开被窝,把手放在她的鼻空,没有放气。这时,花儿才知道家婆死了。
人的意志最难以承受的痛苦,就是突如其来的,甚至没有预兆的,没有理由的打击。在爹、娘、家公先后离花儿而去后,家婆就成她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如今救命稻草也没有了,那几天做道场的时候,花儿哭得死去活来。
接二连三的失去亲人,花儿就像漂在水上的浮萍,不知道要飘到哪里去,哪里才是自己的家?晚上,田婆婆怕花儿经不起打击,出什么意外,只好夜夜来给她做伴。
乡亲们在村支书的带领下,帮助花儿把家婆送上了山。就在家婆上山后的一个星期,花儿收到了省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同时还附有一份免收学费的通知书。本来按花儿的高考分数,她可以选择更好的学校,比如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但她选择了湖南省师范大学,因为相对而言,师范大学收费低一些,对于像她这样的农村孩子,能考上大学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是对农村孩子来说,考得起大学,不定读得起大学。更何况花儿是一个孤儿。于是花儿只好含泪把通知书藏到了红木箱子的最底层,这口红木箱子是母亲出嫁时,家婆打发的嫁妆,如今她们都不在这个世上了。此时压抑已久的苦涩逐渐在心里膨胀起来,面对空荡荡的院子,花儿痴痴地望着对面的大山,心想:读,还是不读?要是读,钱又从哪里来?就是学校不收学费,可一个月几百元的生活费又从哪里来啊?总不能老是让秋菊老师出吧!秋菊老师也有一家一屋啊!这么多年来,自己吃的,穿的,哪一样不是秋菊老师的?有她女儿的一份,就有自己的一份。现在自己这么大了,也应该自立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现在没有了亲人,没有了牵挂,没有了留恋,打工才是自己唯一的出路……
花儿决定不去上大学,而去深圳打工。村里与她一般大的孩子当中,不是也有人外出去打工了嘛。别人打得工,自己就打得工!别人有爹有娘都外出打工去了,自己没爹没娘就更应该外出打动!走吧,走吧,走得远远的,让别人看不到我的忧伤,看不到的痛苦。
花儿向有孩子在外面打工的大人打听了一下外面打工的情况,得知打工虽然辛苦,但是比呆在家里要好的多,不仅收入高,还能长见识;再说,真的打工去,说不定还会闯出一条路来,于是决定过几天就去。
那天,晚霞已经褪了下去,天空一片灰蒙蒙的,家家的屋顶上飘荡着淡蓝色的炊烟,那炊烟转眼间就飘上了山腰,并在那里徐徐地变化成一带青云。此时,柴烟味儿,饭香味儿,有点呛人的油泼辣子味儿,不绝如缕。花儿早已把外出打工的行李收拾好了,放在堂屋里。花儿正在烧火,做最后一餐晚饭,准备明早天一亮就外出打工去。
火着了,一股淡蓝色的烟冒出屋顶,在上空袅袅回旋。花儿看着锅台上热腾腾的蒸气发呆,在那热腾腾的雾气里,她看见了娘、爹、家公、家婆……他们望着她,嘴里在说什么,花儿听不清。花儿往灶孔里添了一把柴,又添了一把柴,红红的火光映着她的脸,还有满腹的心酸……
这时,秋菊老师来了。此时的秋菊老师依旧那么美丽,眉宇间满是慈爱,脸庞上尽是柔意,只是身子比以前淡薄了一些,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美丽,仿佛就是一个天使带着一颗温暖的心,从遥远的天国来到了人间,来到了花儿的身边。
“老师!”花儿一见秋菊老师,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一头扑进她的怀里,紧紧抱着秋菊老师,再也抑制不住眼眶里的泪水,“呜呜”地哭了起来。那喊声,那哭声,就像一个离开亲娘已经很久的孩子,突然见到亲娘一样。秋菊老师心里一热,用手轻轻擦去花儿眼角的泪水:“莫哭,家婆没在了,还有老师呢,今后老师就是你的亲人啊,你就是我的孩子。”秋菊老师的话就像一股温暖甘甜的乳汁,从花儿的耳鼓一直流进心里,浸润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让她对生活充满了温暖和希望。
山旮旯里飞出了金凤凰,花儿是村里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村里以前也有考起学的,大都是中专生,最好的也就是吉首大学。因此花儿考起湖南省师范大学的事早在村里传开了,都是一根藤子上结的瓜啊!大家都想帮一帮她。这时,村支书领着乡亲们来了,站了满满一院子。送钱的,你五块,他十块,把钱送到花儿的手上:“花儿啊,莫嫌弃。”长短是棍,大小是情,面对乡亲们,花儿怎么会嫌弃呢?田婆婆也挤在人群当中,平时舍不得乱花一分钱,此时她拿出一张五十元的大钞票,递到花儿的手上:“孩子,拿着吧,就算我的一点心意!”没有钱的就送东西,送鸡蛋啊,送蜂糖啊……塞了花儿满满一怀。
夜色越来越深了。月亮悄悄地钻出云层,没有人理会它,就又慢慢地溜了出来。远处的庄稼地里传来秋虫的低吟声,屋边草丛的蝈蝈也偶然加上几声伴奏。初秋的山寨,已有了寒意,夜雾浸透了人们的衣服。火坑里烧起了大火,噼噼啪啪地爆发出无数的火星子。乡亲们围着秋菊老师和花儿,不肯离去。
第二天早晨,太阳早早地从秋雾里钻了出来,把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山野里到处是一片丰收的景象,到处都流荡着醉人的气息。乡亲们把花儿和秋菊老师送出了村口,在那棵象征着村庄,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松树下,村支书紧紧拉着花儿的手说:“娃啊,好好读书,为我们乡亲们争口气。”田婆婆也过来,拉着花儿的手说:“咱花儿有出息了!”花儿泪流不止。花儿辞别乡亲们,跟在秋菊老师的身后,一步三回头,三步久回首,缓缓前行……
走了好远,花儿猛一回头,村口那棵古松树下,乡亲们还聚集在那里。
花儿随秋菊老师来到了县城。
大街上,阳光哗哗啦啦地从天空中飘落下来,把街上染得一片金黄。一些家长领着考上大学的儿女在街上穿来穿去,购买上大学的日常生活用品,大家彼此打着招呼,脸上满是幸福和自豪的笑意。
秋菊老师领着花儿在超市里穿梭,为花儿买这买那:皮箱、被褥、蚊帐……营业员都认识秋菊老师,这些年来,秋菊老师对学生进行家访,常常穿行在大街小巷,于是就问她:“是给你女儿买?”秋菊老师含笑点点头。听着营业员与秋菊老师的对话,望着秋菊老师忙碌的背影,花儿的心都碎了。是啊,有时候爱的感受,也就在那么一瞬间,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很细微的动作。
黄昏的时候,夕阳把山色染得明一块暗一块,特别有层次感。绯红的霞光一片热烈,简直就要燃烧起来了,远处的山峦、近处的高楼,都被染上一层薄薄的金红。小城笼罩在温馨的夕阳里。
秋菊老师和花儿每人各拖着一大包行礼,从家里出来。从大街上经过,引来路人的羡慕和议论,不知情的人还认为她们是母女,秋菊老师这么年轻,就有了这么大的女儿,真是好福气啊;知情的人则说,花儿真是命好啊,遇到了这么好的老师,简直就是她的亲娘。俩人来到县城汽车北站,刚好,一辆开往猛洞河火车站的白色中巴车已经起动了,俩人登上了中巴车。
等人上满后,中巴车几声鸣笛,开出了车站。
大约半个小时,中巴车驶进了“猛洞河火车站”。俩人穿过候车室、天桥、下楼梯,来到月台上。此时,从怀化开往广州的267次列车停下来。车站的月台上已是人山人海,有送孩子上学的,有外出打工的,有做生意的……俩人被人流拥过来,推过去,好不容易找到第十二节车厢,并挤到上车的踏板前。花儿按秩序排队,上了火车,找到座位后,便从窗口伸出脑袋和双手,朝秋菊老师挥手。由于刚挤过车,微微向上翘起的鼻尖上有几粒汗珠,夕阳的余光从远处射来,映在上面闪闪发光。秋菊老师将行李拖到窗户边,然后将行李从窗口一一递进去。
几天前,秋菊老师就同丈夫通了电话,要他一定替她要照顾好花儿。这年的八月,秋菊老师的丈夫挂职已满,根据省委组织部的要求,调回了省财政厅,临行前,丈夫劝她一起回省城,因为家里有四个老人需要照顾,他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再说女儿开学后就上高中了,得有人辅导。但是她却说,再等几年吧,等我支教满二十年后,我一定回来;老人就拜托你照管了,女儿嘛,要让她学会独立生活,那些农村孩子,哪个是大人辅导出来的?还不是照样考起大学,有的还考起清华、北大的呢。丈夫说,那时你就成老太婆了。她说,老太婆有什么不好?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丈夫摇摇头,你这人啊……一开口,不是大道理,就是小道理,反正我说不过你!丈夫在电话那头说:“放心吧,我的老婆!请你一百个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告诉你吧,其实,在我的心里,花儿早就是我的亲女儿了,这样好了吧?”秋菊老师听了,悬在心里的石头才落下地。
递完了行李后,秋菊老师仰起头来,对花儿吩咐道:“记住,明天早晨一下火车,就给你叔叔打电话,你叔叔在车站外面的广场上等你。”
因为人声嘈杂,花儿怕秋菊老师听不清,于是大声答道:“记住了!”红扑扑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
落日的余辉已全部散去了。“呜——”“哐当当——哐当当——”火车在这个小小小的车站停靠了十份钟之后,又开了,驶向下一个目标。
火车加速了,越开越快了。秋菊老师站在月台上,目光随着越开越快的火车,拉得越来越长……火车终于消失了,秋菊老师站在那里,双眼望着火车消失的地方,右手还在不停地挥着,挥着……仿佛山野里的一朵九月菊在风中不停地摇曳着。(未完待续)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向卫华,男,1967年11月出生。现在湖南省古丈县委组织部任职,古丈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创作近300万字的文学作品,主编《古丈县地名志》《古丈县革命老区发展史》等书,总纂第二轮《古丈县志》,出版《古丈史话》等书。
向卫华 | 隐逸在时光里的岩排溪(散文)
向卫华 | 我家的菜园(散文)
向卫华 | 老虎塔的夏天(散文)
向卫华 | 月光下的栖凤湖(散文)
向卫华 | 烟雨葫芦溪散文)
向卫华 | 又听见了花开的声音(散文)
向卫华 | 洁白的油茶花(上)(短篇小说)
向卫华 | 洁白的油茶花(下)(短篇小说)
向卫华 | 九月菊(一)(短篇小说)
向卫华 | 九月菊(二)(短篇小说)
向卫华| 九月菊(三)(短篇小说)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一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可预期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yuqi.com/16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