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贺军锋: 阿飞的婚事

点击上方蓝天文苑关注我们!阿飞的婚事文/贺军锋白露刚过,立秋之后的火老虎还在摇着尾巴的一个下午,我懵然昏睡之时…

点击上方蓝天文苑关注我们!
阿飞的婚事
文/贺军锋
白露刚过,立秋之后的火老虎还在摇着尾巴的一个下午,我懵然昏睡之时,三叔打来的电话,将我惊醒,“嗯”过两声之后,与他有了清晰的言语交流。
不知何时起,农村男青年成婚难已成了一种普遍现象,而大侄子阿飞带着他的未婚妻梅子回村住已半年有余,这半年以来,他们几乎成了全村人关注的焦点和热议的话题。更让乡邻们眼羡的,是梅子身上表现出的这个时代女孩子极为少见的勤俭持家、安于农事的醇朴性格。
阿飞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大哥,早已在十一年前过世。阿飞的婚姻大事,理所当然也就落在了我和弟弟的肩上,父亲已然年迈,对这件事除了看在眼里的焦急和挂在嘴边的唠叨外,我们也不会指望他老人家拿出什么建设性建议和做出实质性的举动。
但是对于这件事的认识,我和弟弟还是有着明显的误判。五一刚过,我们曾约在一起,就阿飞的婚事召开了家庭会议,在场的五个人,每个人都谈了具体意见,而阿飞和梅子却坚定地说要推迟到明后年再办,而且罗列了一大堆让人无话可说的理由。
八月份,被村人誉为商贾精英的四叔回村加盖二层小楼的一个多月,几乎是在乡邻对阿飞和梅子的交口称赞中关注并产生了决心启动他们的婚姻的想法的。于是,就有了他和定居西安的三叔的初步酝酿,也就有了三叔与我的电话通知和具体落实意义上的商议。
阿飞与梅子相识于三年前,他们与大多数热恋中的男女一样,有过美丽的邂逅和甜蜜的牵手。由于早已过了弱冠之年,相恋过程自然带有更多的成熟意味和成家的方向感。尔侬我侬、花前月下、打情骂俏的三年耳鬓厮磨,还不足以奠定牢固的感情基础,“若非一番寒澈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歪打正着的那一次情感考验,却不啻为一次感情淬火,已足以将他们牢固地牵系在一起。
“不喜欢孤独,却又害怕两个人相处。”相恋过程,实质是一个迎合、忍让、相向而行的曲折过程,在这条路上,八成以上是走不到最后的。所以,所有能够牵手步入教堂的恋人都完全配得上伟大这两个字。
古今中外,大凡完美的爱情故事,莫不是在直面巨大的浴火考验之后传世的,卓文君那首力挽狂澜的《怨郞诗》背后与司马相如经受的情感洗礼,罗密欧与朱丽叶面对家族仇恨时的决绝,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中那象征封建腐朽势力的铜管的迫人气势下的不屈化蝶……阿飞与梅子这次小小的情感考验,虽不敢攀古附典,也有着某种相似性。
阿飞本命年与梅子的那次争吵,的确也让梅子动了真格,临走时给阿飞甩下一句:“回家嫁个山民,永远也不出大巴山。”瞬间释放情绪,短暂思索后,阿飞认定了梅子就是自己终身值得依赖的那个人,于是,一路自言自语自责自骂着“冲动是魔鬼”,甚至连多余的盘缠也顾不上带,就踏上了驶向三百里外的西乡的班车。从西乡县城到梅子的家有着必须步行一百二十里才可到达的崎岖山路。阿飞电话让母亲往卡里打了三百元后,开始了两天两夜的双脚的艰难跋涉和内心的步步忏悔。
第三天一大早,当被树枝挂满伤痕,眼里布满血丝的阿飞出现在梅子家的村口时,梅子却余怒未消,拒不接见。于是,村民们对这位不速之客的反感态度愈甚,骂着听不懂的方言全当风儿吹过,但打在身上的棍棒却怎堪忍受?阿飞连滚带爬、三番五次地走向村庄又被赶出,但这种不伤筋骨的棍棒加身,却是多么宝贵的一笔财富?因为,这一切,全被高处窗户内站着的梅子看在眼里。
大山里的夜幕总是降临得太快,打累了的村民,精疲力尽的阿飞相持在村口,喘着粗气的声音在寂静的山谷中已隐隐弱弱,梅子拉开了房门,走向阿飞的一刹那,会意的村民已四散而去。
邀得美人归的阿飞,更加珍视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梅子也看到了阿飞身上弥足珍贵的品质,这次经历,无疑帮他俩筑起了牢不可摧的感情和婚姻基础。
三叔、四叔、父亲、弟弟和我,虽是站在另一个角度看待阿飞的婚姻,但当了解了这段经历后,更加坚定了当年就为他们完婚的态度。
家族会议,这个自从新中国成立,尤其是破四旧以后,在原上已难觅踪迹的优良传统,却不自觉地在我们家族得以传承。
中秋前一周的一个晚上,在四叔家的客厅,由于伯父已经过世,养全哥(大堂哥)和小利姐(大堂嫂)代表参会,父亲、三叔、弟弟和我,两代七个人,围坐在一起,就阿飞的婚事召开了一次深入彻底的家庭会议,每个人从彩礼筹集、与女方接洽、婚礼怎样举办三个方面谈了自己的看法。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听完大家的建议后,四叔对这次会议做了总结性发言:儿女的婚事,历来都是长辈们全盘操办的,关于阿飞的婚事,具体应该分五步走,首先让梅子回家与父母居住一段时间,当面向二老申请启动终身大事;两天后,阿飞带上聘礼登门,正式向准岳父母行礼,向梅子求婚;接下来,由父亲、三叔、弟弟和我组成订亲团队,奔赴西乡,排摆订婚酒席,宴请女方亲朋好友,完成彩礼交接;第四步,视情况提请女方确定婚期;最后一步,正式举办结婚典礼。这五步全程由我来监督或具体操办。我欣然领命。
时过一周,到了实施第三步计划的时间。凌晨五点,我载着父亲已到达西安高新区与三叔和弟弟会合。微凉的空气中透着丝丝清新,寂静的街巷霓虹闪烁,定时交替的红绿灯维持着城市的规则和秩序,零星早起匆匆而过的行人如我随行,在这个整座城市仍处于静谧中的黎明,一路向南,我们出发了。
绿水青山间疾驰,斜风细雨中穿行,三个小时后,我们抵达了西乡县城。两家人互致问候、热情寒喧之后,围坐在阿飞早已预定好的宾馆包间,三叔主持了简单而隆重的家庭见面会。三叔向女方家庭表达了诚挚谢意,尽现对梅子的溢美之词,介绍了我们的家庭情况,代表家族向对方表态,一定会善待梅子,然后我打开用红纸包裹的彩礼钱,一匝一匝地向对方清点,女方致谢后,答应请山上的先生按两人的生辰八字推算婚期。一切谈妥后,大家一同赶赴酒店,共进午餐,餐后,两家所有人一一握手作别,阿飞和梅子随同我们车队一道返回。
很快,先生的推算有了结果,冬月初九是个好日子。
作为家族内经事最多,对乡俗礼道最清楚的养全哥和小利姐第一时间与我坐到了一起,商议如何具体为阿飞和梅子操办婚事,最后达成共识:不能简办,但也不能铺张,乡俗礼道第一重要,必须面面俱到;乡党必须吃好,不能在席面上省一分钱,婚庆公司、服务队由小利姐负责联系,养全哥负责邀请村干部、乡党、总管和礼房等重要人员,家族中每一辈指定一个人按辈分向亲朋好友下喜帖。
昼短夜长的冬,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婚礼当天,碧空无云,艳阳高照,彩门围拱,锣鼓喧天,礼乐齐鸣,笑声满院,亲朋高坐。司仪闫先生很强的现场掌控能力和很高的职业素养,将婚礼气氛掀向了高潮,服务队浇出的臊子面,我一口气吃了四大碗……
话筒传到了我手中,我无限感慨地说道:“一路走来,今天无比舒畅的天气、人气和心情,曾经让我激动地几度泪湿双眼。在这里,我首先感谢我们贺氏大家族、怀珍坊辛氏家族、杨刘坡刘氏家族,是这三大家族把我们家庭两代人带到了这个世上,让我们能够感受到人世间的春花秋月;二要感谢西乡王家生养了一个好闺女,在坐的乡亲都见证过她勤劳、质朴、贤惠、持家的难得品质;三要感谢所有到场的乡邻好友,明月还需群星捧,众人划浆开大船,正是有了您的大力捧场,今天的婚礼现场才会有难得的火热场面。下面我对一对新人有一个祝愿,常言道 ,一婚迎来十年旺,在我父母结婚的第一个十年,我们兄弟三个相继诞生,可谓是人丁兴旺;我结婚之前一穷二白,而结婚后的第一个十年,儿子、房子、车子、票子都有了;所以,请你们记住了,一定要抓住下来十年的黄金期,为自已的家庭赢得一个碰头彩。人生有三个阶段:为人子女,为人夫妇,为人父母。每一个角色的转换,都兆示着要肩负起更大更多的责任,今天这一刻,正是你们人生角色的第一次转换,从此以后,相敬如宾、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互谅互让将代替那些花前月下的海誓山盟,在以油盐酱醋为主的生活中如何避免盆碗相撞将更加考验你们的生活智慧。春花秋月只觉短,酷暑寒冬奈何长,社会上奔忙,本就是充满着艰辛、愁苦,甚至是怨恨和恼怒,这就更要求你们把家打造成一个温馨和谐暖心的港湾,请时刻牢记,家是安乐窝,不是出气筒,一定要筑牢防线,永远不要把任何的不愉快带进家门,每次回到家门口,请调整表情,带上微笑走进家门。一个人的成熟,是从超越父辈开始的,现在,生活的接力棒已经传到了你们手中,希望你们在我们的家族发展史上能够写下重重的一笔……”
婚礼已散场,我的心情却久久难以平静。
作者简介
贺军锋,蓝田人,从军十年,人武系统工作十七年,现任蓝田小荷舞蹈培训中心法人,喜欢阅读、思考、写作。
《蓝天文苑编辑部》
顾 问:雷养超 教授 陕西省作协会员
于西敬 西安市作协会员
主 编:魏娟妮
副主编:王 刚
编 委:乔斌礼 郗崇民
杨亚贵 刘少青
杜 颖 安 玲
韩立平 李西平
法律顾问:刘 晶 陕西白鹿原律师事务所
关于投稿
本平台采用电子邮箱接稿,只接收原创文学作品.如小说,散文,诗歌,故事等纯文学作品,勿一稿多投。如有抄袭,分享、转发等现象,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被录用稿件需接受主编对错误标点、字句的修改,如有异议,勿投稿。
稿费来源于赞赏。前7天赞赏的60%作为稿酬发给作者,40%用于平台运作和文学活动以及计划结集出版纸刊。十元以上发放。原创不易 鼎力支持。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请加主编微信wxid-upaolh59zy7i22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平台原创作品 转载须注明(蓝天文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可预期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yuqi.com/16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