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 秦博】云朵里的温暖

云朵里的温暖原创 秦博
冬天来了,一天比一天冷。零星的下过了两次雪,虽不大,但足以让人领受到了寒冬的威力,走到哪里都是畏手畏脚,说着的话也会突然凝结成一团白气,皮肤所触之处均是一片冰凉,身上的衣物自然是一层加一层,秋衣、保暖内衣、毛衣、羽绒棉服,把人裹得像严严实实的粽子。周末早晨,窗棂上结了冰,看样子又是非常冷,我打开衣柜最高处一格,取出大包袱,给儿子选出一套大小适宜的棉衣。这是婆婆手工缝制的棉衣服,纯棉布的面和里子,中间絮着上好的棉花,一针一线纳成的,连扣子都是用布条盘成的扣门。前些年,婆婆的身体和视力都还好,趁着空闲时间,买了很多棉布和棉花,做了不少活计。给孩子从婴儿到少年,缝了近十套棉衣,一套比一套大一个码,每年最冷的时节,必有一套。给我和爱人做了很多双棉鞋,估计五,六年之内都不用买棉拖。我那时看婆婆做的辛苦,好几次曾劝她不要做了, 现在什么都买得到,可是婆婆总说:“那些化纤丝绵,怎么有棉花舒服暖和透气,羽绒里也不知给掺了些啥?这棉花可是我从山外种棉人的手里亲自买的,绝对没有硫磺熏,没加黑心棉。你们年轻人不是讲究绿色环保无污染吗?纯棉的东西,阳光越晒越暖和,还有香味呢。以后你就知道了。”把儿子从床上拉起来,给他穿上这百分之百纯棉,他乐得直蹦跳。一会在客厅里手舞足蹈,一会在穿衣镜前照来照去,一会又忙着
和西安的小姨视频,不停炫耀他的新衣服。小棉袄是红底黑圆片福字,棉裤是黑底小红点,一搭配真像年画里的新年娃娃。儿子用脸蹭蹭衣领,又贴贴衣襟,自言自语:“真绵呀,绵生生的,云朵做的衣服超级棉。”我问他:“冷不冷?”他说:“不冷不冷,穿上真美得很, 左右一扣就行了,不像那些套头式的,一层又一层往下套,真烦。云朵真温暖呀!咦,还不起静电!”从第一次开始,我纠正了无数次, 他仍然固执的给“棉花”叫做“云朵”,并且认定是天上的白云飘着飘着飘散,落下来了,挂在棉杆的枝头,被采棉人收到筐子里,然后被他奶奶带回家给他装进衣服。他说:“为什么我不能给它叫做云朵,一样的白,一样的柔软,明明就是云么。”看着儿子快乐的样子,我的思绪飘的很远,仿佛也回到了童年。小时候,父母工作很忙,我随外婆生活在农村,我也曾穿着这样的花棉衣,年复一年长大。外婆是村子里手最巧的人,常给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们剪衣服和鞋样子。我一年四季的衣服几乎都是外婆给做的,虽然那时买布紧张,有时是旧布,但外婆总能想到办法把我打 扮得漂漂亮亮。有时在衣襟处绣一朵花,有时给袖子上拼一块颜色好 看的布,剪成小动物的头像,常常让周围的小伙伴惊艳不已,跑回家 吵着嚷着也要穿一件这样的衣服。临近年关,外婆请邻居们帮忙,把圈里的两头大肥猪赶出去卖了,从集市上买回新布新棉花。晚上干完农活,一家人睡下后,她在灯下给我和小表弟每人从头到脚做了一身新棉衣,保证大年初一让我们高高兴兴,暖暖和和。我上初三的冬天特别冷,青色的冰两个月没有化。外婆把小姨不穿了的枚红色罩衫,墨绿色小格子长裤拆了,配上新棉花,旧袄面做 里子给我纳成一身活动面的棉袄裤,脚上给做了一双黑荞绒绑带棉鞋, 惹得班上好几个女生向我打听哪个裁缝的手艺这么好,袄子裤子一点都不显臃肿,宽窄合适穿着好看。后来,我到商州读书,外婆还给我捎过棉衣,她总记挂着我体弱怕冷。但我那时,正是虚荣的年龄,爱臭美,大冷天穿薄毛衣,健美裤,赶着当时的时髦。宁愿手脚生冻疮, 也不愿再穿外婆做的“乡土服”。放寒假回到家,外婆给我的冻疮敷药, 虽然很心疼很生气,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从此以后,再没有为我缝过衣服。大儿子出生时,外婆已是八十岁高龄,但她仍然戴上老花镜,一针一线为她的小曾孙缝了小棉衣、小被子、小围裙,猫娃鞋。她——孩子的姥姥,和孩子的奶奶在这里重逢了。一个八十岁,一个六十岁的两个老人有了很多共同语言,她们商讨,切磋,怎样给这个小小的人儿把以后的每一个冬天都准备的妥妥帖帖,热热乎乎。看到婆婆也是心灵手巧,针线活的一把好手,并且对手工棉制品充满着极大的热忱, 外婆才放心的放下她手里的针线。周一送孩子上学,看到许多孩子都穿着“云朵”做的小棉衣,红扑扑的小脸在隆冬寒风里像一朵朵幸福的花儿。下班路过街边,看到有慈祥的阿婆支着摊子,售卖手工小孩子棉衣棉鞋,生意也是非常好。我想:每个孩子的生命里都需要穿一次纯手工一针一线纳制,絮着棉花的衣服,需要感受一份最质朴、最原始,最真挚的爱与温暖。这种体验,是工业时代再高级的合成品都无法替代的。生活条件好了,我们可以享受鸭绒 、鹅绒、羊绒,驼绒;我们有空调,暖气,有很多取暖的方式,但是我们的心却变得越来越冷酷而麻木,孩子们渐渐不知道感动,感恩为何物。我们在不断接受现代文明的同时,也不知不觉丢弃了很多最初的珍贵。也许,相比较于革新,我们更应该好好呵护、珍藏,传承我们心底和民族最朴素最传统的情感。冬夜读古诗,读到唐代诗人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自己的眼睛先湿润了,我仿佛看到一位头发花白,脸上布满皱纹的老妈妈,在微弱的灯光下做针线,针尖刺破了她的手,寒冷冻麻了她的脚,她佝偻着背轻咳着,脸上却含着笑意。她是我的外婆、婆婆, 是普天下千千万万勤劳慈爱的“中国式母亲”。她们的一生含辛茹苦,历尽磨难,耕作田地,操持家务,哺育儿女。虽然岁月夺去了她们的青春、健康、体力、容颜,但是她们依然用博大无私的情怀,用永恒温热的心,用朴拙独特方式, 静水流深,默默疼爱照顾着儿女后辈。那针针线线,云朵一样的棉花,那日常生活点点滴滴的一声声叮咛,一碗碗热饭里,蕴藏凝结的不仅仅是调剂生活的温度,更是母亲们给予我们的无限深情,和前行路上抵御一切艰难困苦的勇气与力量。
作者简介
秦博,女,陕西洛南人,业余写作者。文字曾散见于《中国美术报》、《陕西文化艺术报》、《商洛日报》、《新叶》、《工友》等陕西、湖北多家报刊杂志。今日头条情感领域优质创作者,当当网认证书评人,趣头条、豆瓣、掌阅、百家号等多平台原创作者。热爱文学,坚守初心。喜欢仰望星空,脚踏实地,书写一些安静的美好。微信号:Ly13992407063头条号:怡晨悦读头条号:无忌书坊
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郑金民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卫群焦 静徐 娟李斌麻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查 珂樊会民
王菊玲蒹 葭 林 溪赵鸣 张正阳
杨学艺 蔺爱舍 张建华 门见山张宁芳
宋瑞林吴淑娟冯新勇吴荣莉杨峰峰
王宏卫 冰心荷韵 山野闲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更多精彩
扫码关注

版权声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