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建设

封面诗人 | 耿明《记忆乡愁》(上)

▼咸阳市诗歌学会原创诗歌微刊▼八月封面诗人【咸阳市诗歌学会·八月封面诗人】——耿 明笔名渭北刀客,陕西永寿人,…

▼咸阳市诗歌学会原创诗歌微刊▼
八月封面诗人
【咸阳市诗歌学会·八月封面诗人】——
耿 明
笔名渭北刀客,陕西永寿人,1983年生,咸阳市诗歌学会会员,永寿县作协理事,业余坚持诗歌、散文写作,数百篇作品见于报刊和网络,多次获得征文奖,有诗集《乡村的安静》《在永寿仰望星空》待版。
诗化生活的基础仍然是乡愁意识
——兼读耿明的散文诗
文/凌晓晨
耿明是永寿人,他写的散文诗,我读了感觉很亲切,因为故乡与乡愁,也因为散文诗。永寿写诗的人多,多数受益于耿翔老师的影响,包括我自己在内。早年常常与耿翔老师探讨诗歌,对他写的故乡十分敬佩。由于他前期大多写散文诗,也是首批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之一。没有想到,近四十年过去了,仍然有一位永寿老乡在写散文诗,而且内容依然是故乡和乡愁。
我写过散文诗,也得过奖。实话说,我很少写散文诗。细细地想了一想:为什么不常常写散文诗呢?一是我感觉自己性急,对散文诗的拖沓和韵律把握不准,流淌性表现不够充分;二是我自己觉得散文诗概念膜糊,腻烦人。诗是从意象到象征,散文是物事情理。从想象的角度上讲:散文没有诗想象力丰富。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散文诗如何界定和把握:它属于诗,也属于散文。散文诗即有诗的表现性,也有散文的描写性。
看了许多散文诗名篇,包括耿翔老师的写家乡或者寓外的散文诗,觉得很美,有丰富的想象力,有意象也有象征,有些经过分行之后也是诗,概念更膜糊了。把握不住表现性与描写性之间的差距,我还是少写一些。
汉语写作散文诗,或者说作为一个文体,最早出现在1918年4卷5期的《新青年》杂志,是刘半农翻译的印度作品《我行雪中》,文末说明是“散文诗”。散文诗的品种形成起源于波德莱尔,得益于泰戈尔。泰戈尔的《吉檀迦利》《飞鸟集》《园丁集》,经典中的经典,鲁迅也有一本《野草》,大家如此等等。对丰富汉语表达实现现代诗的口语化,其贡献非比寻常。可以说,没有散文诗,现代诗从古诗中演变而来,直到完全的形成相对要困难一些。
散文诗结构精密。有寓言体、抒情体和叙述体。中国散文诗的大家有:鲁迅、郭沫若、茅盾、朱自清、冰心、冯至、徐志摩、郭风、柯蓝等等。有人说:大海是诗,海滩是散文,贝壳就是散文诗。也有人说:带着自己的诗走进散文。
去年,咸阳市诗歌学会曾经与《星星。散文诗》编辑部在咸阳召开了散文诗座谈会,邀请了《星星。散文诗》编辑部的黎阳、兰男两位老师以及耿翔老师,与咸阳诗人面对面展开了讨论,交流了经验,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我也希望咸阳诗人能够多写一写散文诗,也散文诗创作上取得更大的突破。
耿明的散文诗七章,写故乡写乡愁,是现代性的手法写传统的思绪。他将传统性与现代性结合的非常好。
【耿明散文诗欣赏】
夜饮底角沟(散文诗七章)
文/耿明
《沟谷寻旧》
寻在别处的真实。其实,我们一直在别处。
心是壮美的边关,身体是荒凉的孤馆。独行旷野,想喊出点什么。舌头在风里变了方向,内心的火焰,内心的岩浆,内心的石头。在古老的崖边,整理火焰,整理岩浆,整理石头,我竟然被一只玄色之鸟看破了心事。
寻童年时空灵的山坡,满载魔幻的故事。羊,移动眼神,牧者消失在水边。旷野的风,干净地吹着。嗅出野酸枣的清甜之味,干瘪的果子埋没在蒿草间。坠落的星辰,古典的虫鸣,崖娃娃的回响,我失语在这现代城市边缘的沟边。
寻浪漫主义启蒙的泉流,蝴蝶扇一下翅膀,美好的情愫自心底颤动。瘦下去的溪流,远方是大海。溪边苦芹,岸坡蒹葭,残阳在手指间滴血。顺着心,渴望遭遇一只迷途的鹿,诉说真实的虚无。此刻,只有落木萧萧,天空流云不知飘向何处。
西风残照里,平展双翼,鼓动山风,追击那天边的余晖,决绝而又热烈,像个侠客。
《回乡偶书》
空空的乡村,像极了儿时捡拾的蝉蜕,虚弱的壳与飞走的蝉。遥寄相思,月亮的眼里,只有人间的虚无。
我真的出生在这个地方吗?我是谁?
沟边那排窑庄,长埋地下,已成一片田地。绿油油的麦子在风中摇曳,招呼借居城里的“村野匹夫”。我可能只是个过客,伫立在家门口,却辨认不出老屋的位置。温柔的风,在身后翻阅木叶,发出窸窸窣窣的笑声。梧桐树上,“梆、梆、梆”的钝响,是啄木鸟的诵文,间歇的节奏里,我听出孤绝的守望。
涝池边浣衣女子口中的孩童,幼时滚过的铁环玩具沉入水底。一直盼着池里的水叫天空收了去。水干了,我却长大了,再也玩不了铁环了。那件滚动乡村漫长夏日的铁,不知被谁捡走。那个旧日少年,滚着自己的影子,从涝池边黯然走过。
乡土只属于记忆,你我都不曾来过,来过的只是身体。
《夜饮底角沟》
夜静山空,人闲雪落。
底角沟林木幽深,山壑苍茫,大雪的簌簌声夹杂着一两句寒鸦的独语,更让这世外之地生发出隐逸的气息。偶有夜行人,前来投宿,抖落一身风雪。眉毛胡子上沾满雪花,一吹,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店中行客的酒里突然有了温暖的激情。落座,上酒,豪饮一大杯,在这北国的山野小店,独酌大雪纷飞,亦有着迷人的美学滋味。
几个兄弟,在唐宋的意境里,一身野地的气息,喝酒赏雪。窗外的底角沟之夜静静流淌。真想隐居此地呵!槐山的风声,槐山的雨雪,槐山的禅意。干净的抒情,充满古人的真淳。此刻,我不关心国事,大河落日,青海长云,都与我无关,我的眼里只有酒。大雪弹奏十面埋伏,兄弟们饮下孤独的往事。
大雪的好处,装饰着夜的真实,迷醉俗世的虚无。如果醉了,就沿着店外的古道继续西行,千千万万个野店,在风雪中等待流浪的归人。
可以这么任性吗?酒不过是一剂心情的毒汁,毒害了另一个我,真身回到山外,夜饮大雪中古道边的底角沟。
那一夜,梦见楼船夜雪瓜州渡。
《漆水河断想》
一条河在《诗经》里淌过,携裹着风雅颂的神韵,在山谷间流出一股暄响。
水中巨石的沉默,让你没有一丝轻狂。这块石头,或许还残留着三千多年前的伟大体温。古公亶父为避犬戎之祸,率族西迁,渡漆水,逾梁山,踏是渭水之滨。
漆水还在流着,豳风浩浩吹开了周原上第一朵美丽的黍稷之花。
古公远古版的长征,燃起了旷野最动人的爝火。亶父巨人般低头沉思,降落伟岸身躯,坐于漆水之侧。飞鸟,浮云,斜日,山川,凝然不动。千万里追寻仁爱的土地。若干年后在漆水边掬水而饮他,应该是听到了那一声凤鸣岐山的声音。
我亦掬起一捧水,面西肃立。此刻,有几只水鸟起落沙渚之间,欢快的歌声,铺平了河床揉皱的旧梦。弃置不用的桥,无法读懂河流千年的构思,潜藏水底的秘密。
漫山遍野的蒹葭,在夕光中摇曳,红妆烂漫,顾盼神飞。
《名字》
没有名字也好,我们不为名字所累吗?
河流、森林、草地、山岳,正是由于被人类命名,才沦落浊世,甚至遭受变节的威胁。小村孤独,所以寂静地美丽着乡野。
水井不能在大地上行走,作为村子的眼睛或者心肺,永远地留了下来。周围的房屋,烟村四五家。逃荒的,避祸的,私奔的,总之都是为了活着。
有路通往山外,路上湮没的古老脚印,长出了各种野花和蒿草。村子身上剥落的影子混在落叶间,一阵风过,发出苍凉的笑声。
麦地、树木、油菜花证明着曾经活着的村子。有香椿的地方一定住过人家,突然一声野雉的鸣叫从时光深处飞来,哦,这些家伙依然守着村落。凄厉的歌声,是否在宣泄它的孤愤?纵目望去,拖着长尾巴的雉鸟隐没于山间林木,回声还在空中游荡。
万物都有自己的名字,然而野村没有。
她属于自然,也就属于神圣。也许,此刻有一双眼睛,在地球之外的某个星球上巡视人类。可能会发笑,也可能会悲悼。
《山间》
麦穗上已抽出嫩嫩的芒,顶刺着蓝天白云。
地里杂草疯长,垅上挺立着香气扑鼻的白蒿,蒲公英和灰灰菜也挤来挤去,生怕在麦子捧起黄金时,被遗忘在这鸟不拉屎的乡野。蒲公英的降落伞不知去向,矮壮身躯紧贴土地,似乎在聆听泥土内部的狂欢。它应该早已忘记自己的中药身份,始终以自卑的心态伏在麦地里。
一只白蝴蝶,飞得很低很低,好像在找什么,这里瞧瞧,那里闻闻,多么像离开了又返回来抚摩菜园子的老奶奶。不知年岁,不说话,只是飞,不降落,也不跳伞,或许它们的伞早就被风吹走了。
一队蚂蚁,在一面崖下,它们排着整齐的队列,急煞煞赶路。俯身细察,原来蚂蚁们背着粮食,我跺了一下脚,尘土扬起,其背上的粮食竟然丝毫未动。跟踪它们,我被带到一面背风的阳坡。它们停下来了,我也随之停下。粮食运进了一个“山洞”,它们进去再没出来。
有同伴说:这里原来有几孔窑。我瞬间明白:蚂蚁在窑屋旧址上修建了自己的宫殿,替那些搬走的人类守护着山坳里的历史和记忆。
恍惚听见一声鹿鸣,在远处,也可能在一处泉水边。当水珠挂在鹿唇边,抬头张望的那一瞬,是怎样的动人画图……
《虫儿作声》
寂静星空下,最干净的声音属于虫儿。它们大胆地说话,放肆地歌唱,裸露着灵魂,张扬着生命。它们活着的意义就是说话。尽管没人能听懂,但是它们依然在说。
从冬天说到春天。冬天的休眠是因为沉默,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漫天飞舞的雪花就是虫儿的集体发声。纷纷扬扬,窸窸窣窣,骨裂的声音砸向大地。万千灵魂尖叫着消失。这是生命最后的释放。就算死亡,也要以飞的姿态享受瞬间的潇洒。
有失语者,压抑着活泼的春天。幸有白玉兰一声令下,桃花、樱花、杏花、梨花……众芳次第出场,用芬芳的辞令一次次击中尘世间的灵与肉。虫儿悠闲地靠在台下的座椅上,暗自叫好,心想,它并不孤独。花儿们,不能开口说话,索性倾一世才情,独白着香如故的语言。春天的声部渐次打开。蜜蜂提着小篮子,集团军式吹响集结号。蝴蝶矜持,就扇黄一地油菜花,静默中献给大地金子般的祝福。
春风的乡野乐队里,虫儿只是微小的声部。
失语者头顶星空,脚踏大地,终会有发声的一天。
▼《泾渭诗萃》八月目录(上)▼咸阳市诗歌学会举办第二届第3次理事(扩大)会议在咸阳市诗歌学会理事会议上的讲话 | 杨焕亭在咸阳市诗歌学会理事会议上的总结发言 | 凌晓晨咸阳市诗歌学会2020年度拟发展会员名单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杨焕亭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宁颖芳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董信义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杨波海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陆子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党秀梅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尹跃翔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陈年红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鱼永妮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路男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梁宝君咸阳诗人诗歌大展 | 致若晴咸阳诗人诗歌大展 | 西部井水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空也静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吕艳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郑曼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宁斌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连忠照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王云萍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李凯凯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月窗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郑阿莉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杨生博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刘向月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张文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闫春玲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陈晨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细雨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伊唐波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姚文英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胡伟群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郝文昌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刘美健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晏娟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张磐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钟灵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张凯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郭忠凯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陈文明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张艾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井国宁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王贞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王青歌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刘云峰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张鹏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孟晓娟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李凯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杨金微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曹小亚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一寒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薛文德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王雁如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韩媛媛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耿明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杜苇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程越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蓬蒿人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姜溪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李佳琪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何联社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张大川咸阳诗人作品大展 | 李为咸阳市诗歌学会
《泾渭诗萃》原创诗歌微刊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作品附作者简介+照片)
文中图片未经说明均来自网络
声 明
1、本平台原则上所有来稿均开通“原创+赞赏”功能,以保护作者作品版权。
2、赞赏完全根据读者自愿,所收到赞赏金额(10元以上)80%返还作者本人,20%用于平台运营。
3、所收赞赏金额将于每月月底统一合计,返还作者本人。若有疑问,请后台留言。
悦读诗歌滋养灵魂
扫码关注泾渭诗萃
在看你就赞赞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可预期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yuqi.com/198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