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48)|| 理野:诗的灵魂之爱情

诗的灵魂之爱情
文/理 野
爱情之为物,可以这样说,它具有超乎想象的吸力。任何人在其吸力面前,都无法回避。包括九五之尊的帝王,比如唐明皇。甚至包括出家人。和尚尼姑犯此戒律的并不少。可以去古书上找答案。如果找不到,可以从头至尾看冯梦龙的三言两拍。还包括神仙。比如《天仙配》《劈山救母》;以及妖精,比如《白蛇传》《追鱼》。
如果让爱情做工作报告,会场肯定要比领导的老生常谈更为鸦雀无声,与会人员,必然会各自可以听到各自的心跳声,当其中一个人听不到别人的心跳声了,并非耳聋,而是他(她)有心脏病,自己休克了。
这是因为,爱情,非但具有长久性、现实性,而且具有新颖性,由于其新颖,也就具有神秘感。而爱情作品呢,它是描写爱情过程的,表达爱情思想的,刻画爱情场面的。所以它同样具有长久性,现实性,新颖性,以及,神秘感。
这里的长久性,可绝非说爱情能长久。老外有句话,世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友谊。这句话,乍听来,有失偏颇,其实也正切中肯綮。我们中国人是比较守旧,传统;老外比较务实、激进。作为领导而言,中国人比较好管理,像绵羊,温顺,老外不好摆弄,像刺猬,扎手。老外的话,一般不含蓄,比较直截了当。而他们说的这“友谊”,咱们可以替换为“爱情”。
港台言情大家琼瑶写了好多部精典的爱情小说,还有岑凯伦等人。他们的小说大部分是写到男女经历了多少曲折最后结合,就结束了。因为这达到了爱情的最完美的境界。按照物极必反定律来说,再下去,就是生孩子,柴米油盐酱醋茶,婆媳纠纷什么的,开始吵架和渐渐淡化,时间再长一点,男女双方就各自找到自己的情人,同床异梦,甚至离异,所以不能再往下写了。
咱说的长久性,是指爱情之本身的生命,在世界上,几乎是永恒的,只要人类不灭亡,它就存在和鲜活。
爱情又具有普遍性。虽然好多人拿性爱与爱情混为一谈。而到底是,爱情的本身,也无异于是两性之间产生的感情。前几年才出炉的大百科全书,对于爱情的解释很长。我手里的《辞海》上,谨慎和严肃起见,没有列出“爱情”词条。现代汉语词典上,跟我才说的解释差不多。拙著《寒情蹀血七色梦》里也解释了爱情,跟大百科全书有差异,但也基本吻合。无论什么,咱们习惯上所说的爱情,也单指发生在两性之间。当然也有同性恋,咱这里姑且排除。
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会结婚。没有谈恋爱的,结了婚,其间也可以说有爱情。比如老电影李双双里有句台词这样说:你们年轻人,是先恋爱,后结婚;我们是先结婚,后恋爱。人类需要自然延续,而这自然延续的先决条件,则就是男女结合。所以说爱情具有普遍性。同时具有现实性。因为男女结合这事很现实,几乎是必须和自然而然去做的一件事。
再就是爱情具有新颖性。针对一般人而言,结婚不能当家常便饭,明星除外。有句歇后语这样说: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如果是第二回,就不能说是大姑娘了,而说:李二嫂改嫁。人自慢慢发育到成熟,对于男女之事,一般都感觉新颖无比。有一种强烈无比的憧憬和向往之感,因为十分陌生,神秘、故而爱情又具有神秘感,神秘性。
爱情具有如此多的“性”,如果写出文字来,写出诗词来,肯定具有异乎寻常的阴魂不散也似的吸引力,以及共鸣和借鉴之处。前提是,要写好。
要写好,这是笼统的说法。细化说有很多很多范畴。而大致分类又无外乎三种。一者,相吸、爱慕。二者追求、幽会。三者思念、相思。而千恩万爱颠鸾倒凤,则更具吸引力,但这是言情小说或色情文字的事了,诗词不能动不动就抱住亲个嘴儿。因为诗词要让人去想如何如何,不能将如何如何一倾而尽。有必要典雅和含蓄,只有这样,才回味无穷无尽,才具有万里飘荡的艺术灵魂。
《诗经》中的爱情诗更是《诗经》作品中一朵灿烂的鲜花,它的出现奠定了中国爱情诗篇的基础。爱情是中国文学中最古老的话题,开辟中国抒情诗先河的《诗经》,其爱情诗令人赏心悦目,如痴如醉,如一部爱情电视剧的重现。
在《诗经》的三百零五篇诗作中,有五十多篇是直接描写爱情的,这些诗对男女间的爱慕、追求、幽会、思念作了淋漓尽致的描述,细致入微地刻画了恋者的神态,惟妙惟肖地描写他们的内心活动,呈现出一幅幅优美真切、哀婉动人的民情风习画。
本来男女这事在封建社会是上不了大讲究的。尤其那时女性地位低下,男尊女卑,三从四德,少有风吹草动,便是败坏门风。不独有偶,部分文人有时候也是很有毛病的,不该做的做,不该说的说,以致自从秦始皇焚书坑儒以来,修理文人的皇帝层出不穷。本来皇帝最不喜欢下边的人要“自由”,而文人偏偏要讴歌自由浪漫的纯真爱情。向往自由和美好,这就是一小撮文人的毛病。
《诗经》的产生标志着我国古老文化的开始,中国文学正式拉开序幕。由于当时社会决定了文化发展的自由性和局限性,因而此时的爱情诗更多地体现了自由浪漫的艺术风格,男女间的爱情是自由浪漫的,撇开了现代婚姻中“明媒正娶”的束缚,向往自由。表现男女间纯真的爱情诗篇大多写得十分热烈,那种自由浪漫的纯真爱情,令人赞叹,他们求爱、幽会的地点、时间大多充满诗情画意,不是在春天的小河边就是在翠色欲流的树林中,这种自由浪漫的求爱方式融万物精灵于其中,正如动物界中一切求偶的动物一样,大胆而热烈。
爱情是人们永恒的主题,坚贞不渝的爱情是男女一生中永恒的追求。
《诗经》中表现坚贞不渝的爱情诗总是让读者感到有一种感人至深的诱惑,读来不觉长长嗟叹!犹如酒鬼拿着醇香的茅台酒一样,赞不绝口。
列举几首《诗经》中的爱情诗:
卫风·木瓜
  投我以木瓜,
  报之以琼琚,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
  报之以琼瑶,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
  报之以琼玖,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此诗写的是男女互赠定情物,以表相互爱慕的诗篇。通篇贯穿着和谐、明媚、秀雅、甜蜜的情致。
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这首诗则写祝贺新婚。主题围绕描素新娘子的美好而运作。同时,也祝愿她的到来,能给整个家族带来好运和幸福。
郑风·出其东门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出其闉闍,有女如荼。
  虽则如荼,匪我思且。
  缟衣茹藘,聊可与娱。
这首诗主写爱情。一个小伙儿仿佛皇帝在选妃。因为有众多的姑娘。他不爱花枝招展的贵族少女,也不爱衣着华贵的姑娘。只有一个装束朴实的姑娘,占据了心田。
郑风·褰裳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
  子不我思,岂无他人?
  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
  子不我思,岂无他士?
  狂童之狂也且!
这首诗则是直抒胸臆,相当于戏谑对方或情人。大致意思是:你要是爱我就爱我,就涉水到我这里来;你要是不把我放在心上,还有别人呢。你这个糊涂虫里的头号糊涂虫!
郑风·风雨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
  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
  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这是一首《诗经》中风雨怀人的名篇。说的是在一个“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早晨,这位苦苦怀人的女子,“既见君子”之时,那种喜出望外之情,溢于言表,生动逼真。
《秦风·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诗中写的是单相思,对于所爱的人,可望而不可即,几多愁苦,几多思念!
思念妻子或丈夫的诗也是情深意切,于朴实的语言中透露出那种深厚缠绵的感情。
《邶风·击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位出征在外的男子对自己心上人的日夜思念:他想起他们花前月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想起如今生离死别、天涯孤苦,岂能不泪眼朦胧、肝肠寸断?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卫风·伯兮》写了一位女子自从丈夫别后,无心梳洗,思念之心日日萦绕期间,苦不堪言。“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也许为国征战是英勇豪迈的,可是人生的天涯孤苦和生离死别,总是让有情的人们感到撕心裂肺的痛。
《诗经》中也有不少是祝贺新婚女子的,如《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这首诗轻快活泼,诗人热情地赞美新娘,并祝她婚后生活幸福。
《诗经》中,最使人百谈不厌的,就数这些内容丰富多采,生动活泼,形式多样地表现了男女之情的爱情诗。这些诗写在人们的记忆里,传唱在人们口舌间。艺术灵魂万古飘荡。仅仅因为它是“男悦女之辞”、“女惑男之语”(宋·朱熹《诗集传》卷三语)吗?爱情,是人类社会生活的重要部分,自古以来就是文学艺术大师们吟唱不绝的主要题材。
《诗经》中有大量的爱情诗,可谓人类情感文化的大餐。也是中华民族最早奏响的爱情交响曲。爱情诗在《诗经》中是重头戏,在艺术上表现也是最优秀的。《毛诗序》依据其特征揭示情诗生成原理:“《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概括抒情诗本质何特性,就是“情动于心而形于言”。首先是情在心中动。其次用语言形成意象而表述出来。“发乎情,民之性也”。
发乎情,民之性也;情动于心而形于言。这就说明了诗首先以抒情为特性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真实的情感,就不可能产生纯美的艺术。其实任何形式的文学作品都不例外。而诗,恰恰又是所有文学作品中最具有情感色彩的个中翘楚。离开情感,也就偏离了诗的轨迹。而没有情感,非但写不出来带有艺术灵魂的诗,也很难读懂带有艺术灵魂的诗。因为,诗的情感,往往融入或蕴含文学艺术的形象和意象之中,不是直截了当说出来,所以,我们要想读懂诗,不带着情感去读,只能是盲人摸象,或者捕风捉影。
李商隐《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诗中有句子: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如此执著与热烈,这就是说明了对于爱情如同对待生命。无人能跨过生命的死亡门槛,也就无法破解爱情的桎梏。在忠贞和坚信爱情最为神圣和高洁的人眼里,这样的句子,看进去,就烙在了里边,再难摘得出来。而《长恨歌》更是道尽了离别之苦,相思之愁。江淹说:“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一语中的。
白居易的《长恨歌》中的声声凄诉“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春风桃李花开夜,秋雨梧桐叶落时。”道尽物事人非,“有情阴阳两相隔”的悲苦。诗者的悲痛难以抑制,我们读之,也被带入黯然销魂的境界,一时半会儿,难以振作精神。
爱情,有其长久性、普遍性、新颖性、神秘性,因此是文学艺术领域里老生常谈又永远不会下岗的主题。只要我们情出于真,言出于心,融形象思维和意象于一体,含蓄又准确地以诗的特有的文学形式表达出来,就一定会有人津津乐道和传唱。
——理野2018年2月20日夜于太行山下陋室。
作者简介ZUOZHEJIANJIE
理野,本名:王庆生。1962年生于沧州,常住(邯郸)太行山下。历任《烟雨红尘》《杨柳青文学网》《江南文苑》等数大网站编辑、主编、总编、管理员、顾问。现任湖南《楚风》杂志编辑部副主任兼诗词、小说编辑。尤喜诗词、小说,擅长杂文。网络、纸媒发表有各类题材文字数百篇,获奖无数次;呕心沥血三十多年,五易其稿,著200余万言长篇小说《寒情蹀血七色梦》。豪侠使气,剑胆琴心;挚爱文字如对知音,尤其对于突破大众化文学情有独钟。半生执着,一世无悔。
投稿说明
⊙同题由千古诗词聚贤庄微信群内不定期收录
⊙个人专辑投稿邮箱:532065617@qq.com
⊙个人专辑投稿限5–10首。要求原创首发,投稿时附上200字以内的个人简介和本人照片一张。45天内未接录用通知可另投他处,在此期间请勿做他投。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作者敬请关注本平台公众号,并在稿件刊发后及时转发专辑链接到朋友圈以及所在的微信群,以提高文章阅读量。
⊙发表个人专辑的作者,当期所得赞赏金额的60%作为作者的稿费归作者所有,40%作为平台运作和今后办刊物所用,赞赏低于10元者不予发放,稿费于刊发后的第10–15天内发放(未按说明发朋友圈则不予发放)。
千古诗词聚贤庄管理团队
顾 问:竹溪浣墨、李东亚、拈花一笑、流云飞鹤、茗香书屋、梦 痕、四明山里人、黄 劲
总 监: 九条命
庄 主: 理 野
总 管: 归 燕
编 委:析城山、六角水、马大囧、庆 伟
群管部主管:贾小熠(一群)
鸽 子(二群)
群管理:肩上蝶、若 曦、虚 竹、遇上你是我的缘、空谷幽兰
往期回顾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45)|| 理野:诗的凝合之气韵
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46)|| 理野:诗的灵魂
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47)|| 理野:诗的灵魂之性情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32期 || 薛文君:词(10首)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33期 || 拂禅:词(6首)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34期 || 陈山峰:词(10首)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35期 || 六千万分之一:律绝(9首)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36期 || 山娃子:绝句(10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