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苏醒,春归春城:我在街头5个小时

看不够的人间
如期而至是春天
半个多月前,我去坐地铁,一号线只有7个站开放,等一趟要半个小时。
从春融街坐到市中心,明明时间缩短了,却感觉路更长了,要走好几节车厢才能看见两三个人。一眼望过去,只有那一排接一排的空座位,随着地铁的前进摇晃。
自今天起,昆明53条公交线路开始陆续恢复运营,因疫情防控需要,采取“跨站停靠”,乘车扫码,戴口罩等措施。
同样,昆明地铁开始恢复3号、6号及1号、2号线首期及支线部分站点运营。
这座城市的进程有条不紊地恢复着,那些欣欣向荣的春意,开始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拔地而起,它们穿过疫情朝我们走来的每一个痕迹,胜过千言万语。
时隔多日,冷清的地铁站也开始人头耸动。
春天正在路上,我们的昆明,也开始复苏了。

连续冷了几天后,昆明渐渐回暖。
自2月10日复工以后,昆明2552户企业已有17万余人返岗,街头开始有了生活气息。
路上不再只有清洁工人和外卖小哥,十字路口的交警也不再形只影单,过马路的时候轻易地就能等齐一波人,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慢慢充实着冷清的昆明城。
经过冬天的沉寂,闭关在家的昆明人开始想念曾经车水马龙的春城,而春,也徐徐而来。

13:00|同德广场
“啊,海底捞还没开门。”几个年轻的大学生有些遗憾,他们已经40多天没有见面,没有一起吃火锅了。
幸好,吃不到火锅,还能喝杯奶茶。
整个商场人最多的无疑还是奶茶店,喜茶门口三三两两的人克制地分散站着,身上贴着同德广场的“今日体温已测”的标识。复工以后各大商场陆续开业,但防控意识丝毫没有松散,“安检三件套”——扫码、量体温、戴口罩,已成标配。
那几个买好奶茶的大学生,小心翼翼地拉开口罩一角,心满意足地啜上一口,能跟最好的朋友见上一面,喝杯奶茶,也足够了。
“那就逛几圈吧。”他们渐渐走远,只有欢笑声依稀传来。

14:00| 顺城
这个时候的阳光暖暖的,透过枝丫,斑驳地留在路面上,与来往的人重合在一起。
“熬过疫情,我们就结婚。”听说商场营业了,一对情侣就迫不及待地去挑婚戒,大大的口罩遮住他们半张脸,却掩不住他们眼里的喜悦与笃定。
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里写:病毒是可怕的,但爱情是可贵的。
这句话如今看来恰如其分。
疫情面前,口罩之下,这样四目相对的光阴尤为珍贵,“被隔离的时候我就在想,再见到她的时候一定要娶她。”
当我们面对灾难,才知道活着有多幸运。
当我们无法相见,才知道拥抱有多奢侈。
冷清的商场,因为爱,一点点暖起来。

15:00| 东寺街
假如,明天宣告疫情结束,你最想去哪里?
“去东寺街认真地晒个太阳。”唉,这个冬天太冷了。
小朋友的想法向来很简单。他们不太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感觉很严重,因为爸爸妈妈已经很久没出门了。
以前吃完饭,爸爸妈妈总是牵着他们的小手,在东寺街的石板路上溜达,树枝上的小鸟会叽叽喳喳的叫,头要抬很高才能看到东寺塔的尖尖。
以前能走一下午的路,现在只能匆匆路过,但是感觉也还不错。
“太阳是暖暖的,小鸟还是会啾啾,妈妈还在旁边,陪我的时间更长了。”

16:00| 南屏街
这条昆明历史上的老街,静静地躺在阳光下,已经有不少人并肩走在这条古老的石板路上,不疾不徐,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又长又暖。
营业的门店不多,或许他们也不是想特意逛点什么,只是想看看,看看昆明春天的样子。
献血屋的门还开着,“我是出来买菜的,路过就献了。”一位不愿露面的小伙子匆匆地说了句话就走了,你看,不少人在迷雾中贡献着力量,微小而强大。
是啊,尽管黑夜漫长,也阻挡不了曙光。

17:00| 篆新农贸市场
经过扫码、量体温后我们走进篆新农贸市场,虽然大家都戴着口罩,但还是瞬间被这浓浓的市井气息所浸染。
古龙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里写:一个人若是走投无路,心一窄想寻短见,便放他去菜市场。
每每想到这句话,眼前就是一片盎然生机。
火红小辣椒,青翠豌豆尖,活蹦乱跳的鱼,肥瘦相间的五花肉,甚至是一把小葱都散发着朝气蓬勃。
“四块,四块,三斤十块。”
摊主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地充斥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这是自疫情以来,我见过最热闹的地方。
菜市场,就像个缩小版的人间,每个角落都是我们离不开的烟火气。
沿街一直往下走,空气中充满了新鲜蔬菜的清新气,夹杂着从不远处飘来的卤味香,旁边是一股卖肉摊散发出的油腻腥味。
逛着逛着你就开始想:妈妈喜欢吃的苦菜要买两把,爸爸说今晚要做回锅肉,男朋友快下班了,他经常念叨的麻婆豆腐也要安排上,火锅底料也不能放过,说不定过几天就能在家和朋友们一起煮火锅。
这个时候,你会发现,疫情一个月以来的焦虑,烦躁,恐慌,迷茫,通通被这些柴米油盐酱醋茶温温柔柔地挟裹起来。
从这条街逛到那条街,一边挑挑拣拣,一边热热闹闹,等满载而归走出菜市场的时候,哪还顾得上疫情带来的愁云惨雾,你只记得刚才那个卖豆腐的摊主笑着跟你说,“好吃再来噶。”
在这里,慢慢地回归最真实的自己,慢慢地恢复春城最富有生命力的一面。
你看,一个下午,五个小时,昆明的复苏已经藏不住了。

2020的开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截至今日17时55分,云南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174 例,其中昆明53例。昆明确诊者出院率49.1%高于全国。
截至同一时间,全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6396例,较昨日增加403例;累计死亡2348例;累计治愈20768例。
2月18日,钟南山院士在广东省疫情发布会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而今天,你我的朋友圈也显露出灵动又热腾腾的一面。
“我们家就只有我复工了,一家子整整齐齐等我回家开饭的日子真的好幸福啊。”
“很快就可以涂口红,裸脸上街了。”
“再不剪头发我只能披着了,见面的时候不要嫌弃我,我还是个英俊的小男孩。”
“如果我找借口抱抱你,别拒绝我,我们可是生死之交。”
“你长胖了,不怕,我还是爱你。”
……
海因里希·海涅说:“冬天从这里夺取的,春天会交还与你。”
春,已如约而至。
花,就快盛开。

春城之花:非常时期的爱情
复工了,一份“无接触”老昆明砂锅饭如何送到你手中(附城区外卖指南)
在家里也要把日子过成诗,3户昆明人家宅得温暖又有力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